回忆我的母亲依撒伯尔

2014-11-03 11:11   刘应红  阅读量:1003

    母亲于2011年9月20日凌晨安息主怀,享年83岁。
    母亲的一生遇到了很多的艰难。1968年爸爸被打成右派,母亲也受到牵连丢了教师的工作,在农村一呆就是十年。母亲带着六个儿女艰难度日, 在艰苦的环境中不能宣认信仰时,母亲常常与我的姐姐偷偷祈祷,凭着对天主的信靠与交托度过了艰难的日子。1977年,我的大姐出车祸离开了人世,27岁的她留下了三个孩子。母亲遭受了失去女儿的重大打击,但我们没有听到母亲一句抱怨天主的话,她坚强地挺了过来。
    1978年爸爸平反回家,一家人终于团聚了。那时的教会凄凉不堪,要人没人,要地方没地方,母亲除了忙碌家务外,一心投到了教会落实教产等大大小小的事务上,那时,我们不理解妈妈那颗爱天主爱教会的心,经常抱怨她,但她还是执着地去为教会服务。
    1987年10月,家里再遭不幸,我的二哥因意外事故离开了人世,当时只有33岁。又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但仍然没有听到母亲一句抱怨天主的话,她默默地承受着天主给她的十字架。
    母亲一生只住过一次院,2005年脑出血住院20多天,花了不到一万元。得病之后手脚开始不便,2010年后记忆力也开始减退,经常是答非所问,但有一件事记得特别牢,就是主日天进堂参与弥撒。她把恭敬天主放在第一位,她会提前一天提醒我们去教堂,而且每次都是由保姆陪伴着早早地等我们一起去,这是母亲晚年最重要最高兴的事了。
    母亲一生敬爱圣母妈妈,时常教我们圣母歌曲、玫瑰经,晚年更是给四个儿女的家庭每天念一分玫瑰经,从未间断过,她天天在为儿女们祈求天主的祝福,祈求不热心的大哥大嫂能进堂认识天主。她常常挂在嘴边的两句话是:“掉一根头发都是天主的意思”,“不管在任何时候都要把天主的腿抱牢,只有把我们每一个儿女交在天主手里是最放心的”。直到母亲离开我们后,才深深体会到慈母的心。
    2011年夏至前后,妈妈心脏不好,整整一星期不能入睡,尤其晚上几乎是不合眼,我们送她去医院,她怎么也不去,就在家租了氧气瓶。母亲十分难受,一口饭也吃不下去,我与姐姐就天天念慈悲串经,求主怜悯减轻她的病苦。大夫说这次可能过不去了,让我们准备后事。她自己也说:“我这次恐怕过不去了,天主要收我的灵魂。”我和姐姐哭成一团,请神父给她行了终傅。那几日正赶上圣体圣血节,教堂明供圣体,我和姐姐就到教堂为她老人家求恩。感谢天主,母亲竟然慢慢地好了起来。从这件事上,也增加了我们的信德。
    虽然病是好了,但由于年龄大器官功能的衰竭,屎尿时不时就落在了裤子里。天气慢慢转凉,看到母亲这种状况,我心里很难受,在祈祷中说:“主啊,我妈妈一生特别喜欢干净,经常换衣服容易感冒不说,这对她也是一种折磨,到冬天该怎么办啊!求主怜悯她。”就在那年的9月,与儿女们过完了中秋节8天后的凌晨, 母亲安详地离开了她所爱的儿女们。
    记得母亲去世前一周那天晚上,我去看望她时,她吃完晚饭正在看电视,她叫我过去给她画个十字,我说怎么想起画十字了,但我还是画了,完后她虔诚的双手合在一起,就催我赶紧回家给孩子做饭去。我出了门还在想,妈妈今天怎么怪怪的,突然间让我给她画十字,但那时我的灵性生命太弱了,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其实现在回忆起来,母亲那时已经得到天主的启示要离开我们了,只是不想让我们难过而没有说吧!
    连绵十几天的秋雨在妈妈去世的那天忽然放晴了,正逢一位九十多岁的贞女也刚去世,所以母亲的葬礼得以有四五位神父参加,还请了乐队。这正应验了圣经的话:“天主给爱他的人所准备的,是眼所未见耳所未闻,人心所未想到的。”
    若望福音中主耶稣对门徒们说过:“一粒麦子如果不落在地里死了,仍然是一粒,如果死了就结出很多粒来。”的确是这样,母亲去世后,天主感召我的哥哥领了圣事,嫂子与孩子也领了洗,完成了妈妈生前的愿望。以前不热心的我们,被天主的爱吸引也变得虔诚了。
    母亲去世了,我们后悔的是都忙于自己的生活与工作,没有好好地陪伴她,有时不理解老人,嫌她唠叨,给她的爱太少;喜乐的是我们重新回到了主的怀抱,学会了珍惜,学会了感恩,学会了爱。
    母亲走完了她爱主爱人的人生道路,她给我们没有留下什么财产,但她给我们留下了比财产更宝贵的就是信仰,这是告慰她老人家最好的祭奠,也是蒙主悦纳的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