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不断的思念

2014-12-04 10:12   华刚迪  阅读量:542

    母亲李贞德与父亲结婚时还不是教友,父亲虽常劝她信教,但她总认为天主宽恕罪人不好,要惩罚罪人才好。后来,在天主圣神的恩启下领洗进教,成为了一名虔诚教友。
   
腥风血雨中的勇毅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拆毁耒阳天主堂时,来了很多人,母亲不顾安危,勇敢站出来拦阻,大声说“天主教不反动,教会神父是好人……”因此被列为内控对象,受到监视和迫害。
    尽管如此,当她知道神父在衡阳“劳改”后,就带着我们兄弟冒着风险去监狱探视。记得当天没见到神父,我们住在一个便宜阴暗的小旅店。第二天到监狱,要求登记,母亲不肯,说只送点吃的给神父。由于年龄小,已不记得母亲是否将东西送进去了。
    在“文革”迫害高峰时期,母亲多次被批斗、关押,受尽侮辱打骂,可她不但拒绝说背叛教会、亵渎基督的话,反而在批斗会上勇敢维护教会。尽管家里多次被查抄,父亲许多珍贵 的藏书被抄没,她却仍设法将许多圣物、圣书保存下来,并坚持在家里挂圣像、祈祷,还勇敢地到乡下传福音,向亲友传扬天主教的教义。这在当时是需要冒相当大的风险的。
    多年来,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她每天辛苦上班,回家后必定带领全家念玫瑰经,恭敬天主。后来,有的神父出狱了,悄悄来耒阳,母亲便会接到家里做弥撒,陪神父下乡看望教友。那时穷,买不起汽车票,去乡下都是走路,一天步行几十公里,有时半夜还在山道上。

在艰难困苦中坚持教友本分
    反右时期,父亲因“右倾言论”失去了工作,颠沛流离回到老家,浪迹苏沪间,无暇顾及在湖南的我们,家里相当困苦。然而母亲始终相信天主不会抛弃,只要诚心信靠天主,总会有活路的。正是这份信仰,使她没有被艰难的生活压倒,毅然挑起全家的生活重担,自学裁缝手艺维持全家六口人的生活。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一位农村教友的儿子患淋巴瘤,住不进医院,母亲将他们母子接到我们家食宿看病。那时我们全家三代租住在城北一间不到四十平方米的民房里,母亲就在房中央木柱旁支起一个临时床照顾他们,直到病人基本康复。这件事给我们兄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给了我们向善的影响和力量,让我们哪怕在艰苦的岁月中也乐意帮助身边穷困的人。
    宗教环境稍稍宽松后,衡阳天主堂重建,母亲就会在大瞻礼日带着我们,或邀约教友去衡阳。那时家里的经济并不宽裕,母亲都是步行去车站,下车后步行几公里去教堂。有时弥撒后连早餐也舍不得买,可每次她都要向教堂奉献,并要求我们也要养成向奉献箱献仪的习惯。
    耒阳天主堂重建时,她拿出省吃俭用积蓄的几千元献给教堂。我心里很不以为然,埋怨她一件衣服穿几十年,平时一碗咸菜吃几天,舍不得稍稍改善一下生活,仍像生活在灾荒年景。她没有骂我,只是说,孩子,我们的一切都是天主给的,圣经上说,乞丐都能将自己唯一的一文钱献给教堂,你不感到难为情吗?
    母亲的话让我为自己的悭吝感到羞愧,母亲对我说,这是我们的本分。

在克己事主中牢记信徒责任
    母亲平生痛恨奸诈狡猾、唯利是图、作恶多端的人,所以总要以极大的毅力来克服仇恨心理,努力求天主让她宽恕那些人。记得有一次,有个经常欺负她的邻居受伤了,她立即从家里拿出药物为其敷上。她说这是天主让她这样做的。
    她喜欢做好事帮助人,帮助教会。七十多岁了还拿着镢头修路,看到乞丐总是慷慨施舍,冬天还会拿出衣物给他们御寒。教堂需要做圣衣、帐幔时,她总是主动到教堂义务缝制,有时一连做十几天,深得神父修女敬重。
    在没有教堂没有神父的漫长岁月,母亲始终热衷于福传,亲友中多人在她的劝说下领了洗。我不知道经她福传入教的教友或经她为临终者付洗的有多少人,但我知道,她的虔诚、正直、热忱是吸引人信从福音的重要原因。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母亲劝导下领洗的一位教友,受到母亲感染,劝说朋友资泰华信教。为此,资泰华认识了我的母亲,并请母亲做她受洗的代母。母亲非常关注自己引进教的教友的信德成长,将自己有幸保存下来或借来的教会的书,借给他们读,敦促他们祈祷并遵守十诫、教规。记得资泰华当时开了个小理发店,星期天生意好,母亲发现后,严厉地让她关门歇业祈祷。如今资泰华已七十多岁了,仍常常感慨地提起这件事。
    2002年6月,母亲和教友去衡阳教堂过瞻礼,不幸遭遇车祸抢救无效逝世。12年过去了,堂区的教友仍常常提起她老人家热心福传、乐于助人的事迹。母亲的言行风貌也常常萦绕在我们兄弟心头,激励我们敬主爱人,乐意背起十字架虔诚跟随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