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微风门徒班创始人刘微风神父

2014-12-05 11:12     阅读量:2473

    编者按:2014年11月4日,“微风门徒班”创始人刘微风神父与世长辞,享年54岁。刘神父传教的邢台当地的神长教友和深受门徒班影响的各地学员们无不为失去这位好牧人而悲恸惋惜。刘神父在短暂的一生中,以自己的生命引领了众多的浪子回归父家,挽救了无数处于迷惘徘徊中的灵魂。教会、修士修女、家人以及教友共同缅怀这位爱主一生的好司铎。

人间旅程

    刘微风神父,圣名伯多禄,1960年6月13日生于河北省沙河市浅井村,兄妹六人,排行第三。
    18岁高中毕业后,经常抽闲在家乡和邢台山区一带传教,引领多人归向耶稣。与此同时,刘神父蒙主召唤,矢志献身于主,度奉献生活。
    1982年,刘神父开始担任教区修道院的院长兼教师之职。1983年4月25日晋升铎职,继续服务于修道院,先后为教区培育30多位神职人员。1988-1996年,刘神父兼任任县堂区留垒堂口本堂神父,并建教堂一座。2000-2002年担任广宗堂区主任司铎。2002-2006年重新担任教区修道院院长一职。2006-2007年刘神父因患心脏病到沙河市教友家中休养,在休养期间仍担任备修院神师,并代管沙河市下郑堂口,同时在沙河市区成立家庭聚会点。2009年下半年成立了门徒训练营,初次开班参与人数50人,由刘神父亲自带领门徒训练营的成员到附近传福音。于2010-2012年扩至北京、天津、廊坊、唐山、湖南岳阳、辽宁盖州以及山西等地。2011年创立微风门徒班,招收学员,目前已开班至第八届。
    刘神父因劳累过度,于2014年 7月因心脏病发作住院,出院后在修女院和教友家休养。2014年11月4日心脏病再次复发,经抢救无效,安息主怀,享年54岁。


刘微风神父的葬礼场面

教区的评价

    邢台教区负责人郭进军神父追忆道:刘神父的去世,实在让我们感到痛心,我们教区来说,失去了一位好牧人;教会来说,失去了一位好神父;亲朋好友以及学子们,失去了一位亲人、一位良师益友……
    众所周知,刘神父是我们教区一位非常优秀、非常出色的好神父,他的一生充满神奇的色彩,为了教会的复兴,他从十几岁就开始自行传教,为了给教区培养接班人,他成立了教区修道院,并肩负起院长之职,坚守岗位20年之久;为了教友们的热心,历尽艰辛到各地学习,费尽心机,集思广益,给教友们提供精神食粮。他更是以身作则,履行福音的劝谕,无论晚上忙到几点,第二天依旧按时起床祈祷,有时为了给教友解困释疑,熬到深夜才能上床休息。
    刘神父的一生是效法基督的一生是帮人救人的一生,他写了很多有关福传、牧灵、灵修方面的文章,为教会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是的,他累了!为了主和主的事业,他像蜡烛一样完全地燃烧了自己。是的,他太累了,耶稣心疼他,才带他离去。
    他的亲朋见证了他为主奉献的一生;他的学生,见证了他的谆谆教导;他服务过的教友,见证了他振奋人心的宣讲;他的门徒,见证他活出的丰盛生命…… 刘神父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天主的奇妙作为,我们要因他而感谢好天主。
    主说:“你若忠信至死,我必赐你不朽的荣冠”(默2:10)。刘神父是天主手中的一支笔,天主用他54岁的人生,31年的铎职生涯,写出了忠信、勤勉、牺牲、奉献、博爱、坚强、勇敢的真谛,我们盼望他早日荣获上主所赐的荣冠,并在天上,时时刻刻为我们转祷。

学生眼中的老师

    刘神父的学生张轻风说到:
    事奉主——含泪播种,历尽沧桑;做忠仆——呕心沥血,鞠躬尽瘁。
    2014年11月4日中午11点30分,我们敬爱的老师,蒙召回到天父的怀抱,进入永久的安息。
    老师是慈父。70年代末80年代初,是我们师生共同度过的最艰苦的人生历程,是神父以父亲的大爱支撑着由10多位年轻人组成的修院之家,那时的我们,经济无保障,衣食住行无着落,是神父历尽艰辛,受尽劳苦,为我们寻觅安身之所,供我们衣食住行。
    老师是慈母的化身。当我们悲观失望时,是神父用母爱的温暖,鼓励安慰,刚强了我们的意志,坚定了我们的信念,造就了我们知难而上、勇往直前的性格。
    老师是兄长。忘不了老师与我们同桌共食,起居相随的时光,神父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处处留意我们的需要,茶余饭后,谈笑风生,使我们在清贫的生活中,体会到弟兄们同居共处是多么美好甘甜。
    老师是导师。忘不了老师言传身教的榜样,神父废寝忘食,孜孜不倦,循循善诱的谆谆教导,使我们对主的认识日渐加深。忘不了神父的艰苦朴素,常手拿念珠,在圣体前朝拜的身影,使我们养成了简朴克苦,常念玫瑰经与拜圣体的良好习惯。
    老师不是父亲胜似爹,老师不是母亲胜似娘,老师不是兄长胜似哥,说不尽述不完,言语难表师生情。


刘微风神父正在给门徒班授课
  

“若瑟会”心目中的刘神父

    肖蕾青修女回忆说:刘神父一家为教区及修会的圣召所做的付出是不可估量的,他本人对我们修会的贡献和影响也是功不可没的。刘神父在晋铎之前和姐姐四处传教,已经在深深影响着当时的一些女青年跟随天主,她们就是我们修会最初的修女们。在那个还没有开放的、几近灰暗的时代,是刘神父一家收留了我们复会的第一批姐妹,在那个黑暗的屋套屋的房间里,悄悄地孕育着修女圣召的幼芽,让修会有了最初的雏形。那时他们所担的风险、所付出的心血,只有天主知道。他们一家在那个生活极其困难的时候,吃糠咽菜极力节俭,把仅有的玉米面红薯面就着各种树叶蒸成饼子给修士修女吃,而他们自己却从没舍得吃饱过。
    在修会的那个还称不上是雏形的时期,刘神父就为修会做着奠基的工作。刘神父的家就是修会的奠基石和摇篮,接待复会后的第一任院长老李姐及首批的跟随者。虽然神父没有直接管理过我们修会,他却从最初就关心和关注着我们修会的成长。刘神父多次为我们讲课、带避静,帮忙我们修订会规,也多次在经济上帮助支持我们。尤其在我们到处借债筹款建会院期间,刘神父大力发动鼓励教友为我们捐献和募捐。帮助修女们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刘神父对耶稣基督的挚爱、对教会的热忱、福传热火、生活芳表,在影响和激励着我们每一位修女。

妹妹眼中的哥哥

    刘神父的妹妹刘海花说:哥的离开使家人非常难过,不由得回忆起我小时候。那是1975年,妈妈是新教友,爸爸15岁就去外地上班,根本不懂信仰是什么,和教外人无区别,是天主亲自拣选了哥哥和大姐,在他们的带领下全家及众多教友走上了悔改之路。当哥哥16岁离开学校,看到教会荒凉没有神父,大姐和哥哥就定下终身献给天主。哥哥18岁那年,爸爸为他费心争到子弟指标,爸爸很高兴地递给他,希望儿子过得好,可他不假思索地当场拒绝,明确地告诉爸爸要做神父,爸爸为他的决定伤心生气,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默认、也支持他了。
    那时教会没有神父,哥哥和大姐无形中就成了使人归主的领路人,哥哥悄悄来、偷偷去进入千家万户劝人悔改。我记得有一次,哥哥在夜晚跋山涉水走了上百里山路,找到一家教友,一听他说耶稣,人家二话不说把他撵了出来,一口水都没给喝,他无奈地要饭而归。他边走边召叫有才华、热心的男女青年,把他们聚集在我们家里,那时我们家就成了教会的一盏明灯,南来北往的人络绎不绝,造成了家中粮食短缺,而很多的罪人悔改了。
    到了80年代初,我们家又吃起来糠菜,好的给别人吃。我记得有一次,主教带着修女来,走时突然发现我们吃的东西,他们不知是什么做的,放在嘴里好难咽下,非要带走一个让外面人尝尝,哥哥和大姐与他们争执了半天不让带走,主教和修女为我们的艰难生活流泪了,不是穷家,却为主的缘故过上了穷苦日子。
    为了学习做神父的道理,哥哥去了异乡,之后把神父接回我们家,为了更好地安静学习,那是最苦的一年,几乎没吃过白面馒头,就那样,哥哥天天眉开眼笑,高兴得不得了,因他心中有主。
    从未记得哥哥和家人玩会儿牌、说点闲事,只要他在的地方,所讨论的都是耶稣、教会等……哥哥,真是天主的爱子。
    在2006年,哥哥第一次心脏病病倒后,本来是去小苏家养病的,但他心中有把爱主之火,病苦怎么能阻止他对主的爱,看到他所在家人的痛苦和不悔改,他就带病开始福传,给身边人排忧解难,在小苏家建立了小团体,人越来越多,慢慢地就成立了微风门徒班。
    哥哥经常是披星戴月、风里来雨里去传扬福音,为了教会复兴、罪人悔改,绞尽脑汁、禁食彻夜祈祷,不管什么办法只要不违背圣经教义都采用,就这样有人赞同,也有人排斥,有人悔改了,还有人拒绝这种做法,就这样一天天一年年站在讲道台上,下面的人泪流满面向主认罪、彼此洗脚,他们度上了喜乐爱主爱人的生活,哥哥也充满了感恩。
    哥哥这场信仰之仗打胜了,天主为他准备了眼所未见耳所未闻人心所未想到的美好天国。
    愿神父为我们转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