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忘记父亲的音容

2015-01-28 14:01   杨二祥  阅读量:1019

    父亲离开已36个年头了,按常理应该记忆淡漠了,但他生前的音容还频频萦绕在我的脑海中,强大的信号怎么也抹不去。真是“寿终德望在,人去音容存”。也许这是人们常说的亲情难以割舍的能量吧。
    父亲虽然没上过学,但他聪明好学,在当时那个社会年代里还算是小有名气的人,也是多数教友们敬仰的人。
    父亲能流利地打一手好算盘,不用说加减乘除了,就是开平方、凤凰展翅、丘田、梯田、羊角天……他也都熟练运用。上行下效,我们弟兄三人的算盘都是小时候跟父亲学来的,弟弟之所以是出类拔萃的会计,和他跟父亲学了一手好算盘是分不开的。
    父亲是跨越两个朝代的会长。解放前,由法籍郎神父出资,在村里盖了一座大教堂。为了节省资金,建堂的材料大多是就地取材,在石山上放炮凿石、烧砖的窑是在我们家田里建造的,后来那块地就被人叫“窑上”。建窑、打井、拓砖坯、装窑、洇窑、出砖、运砖……完全是教友出义工。父亲殚精竭虑完全把心用在建教堂上,而自己的土地却顾不上耕种。记得母亲说过,因为盖教堂父亲掉了十几斤肉。落成的教堂很漂亮,哥特式风格,另有教会学校三间,神父屋三间,建成的教堂让人赏心悦目,招来了好多教外人进教。父亲成了教友心目中的不祧之祖。可恨的是,1940年日寇修建炮台时,把教堂所有的砖瓦拆掉运走,后又将教堂付之一炬。看着辛辛苦苦盖起来的天主圣殿被日本鬼子烧掉,父亲三天没有心情吃饭。
    父亲含着眼泪把没烧毁的圣物藏到我家的小东屋,用干草把没烧掉的的十字架、蜡台、带有弹簧的蜡桶、祭衣箱、圣石等等埋得严严实实。这个秘密只有我们家里的人知道,那时虽然我年岁很小,但从来不对外人讲,怕被坏人弄走。但不幸的是,十年浩劫,“红小将”们翻箱倒柜硬是把圣物悉数劫走,为了这事,父亲的心再次受到伤害。
    回首父亲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患难艰苦岁月中度过的,吃苦受罪,他经历了清朝统治、军阀混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三年困难、十年浩劫。抗日战争时期,参加过百团大战,曾抬担架多次;为给解放区运输物资,背80斤食盐徒步65里,累得几天缓不过来;十年浩劫,为当会长一事,父亲在“学习班”里度过了两年“专政”的生活:被批斗、做检查、劳改……但丝毫没有改变父亲的人生观和信仰观,照样每天祈祷念经,一直保持着虔诚的信仰。在外边工作的我们兄弟二人也受到了牵连,但我们的信仰比过去还倒虔诚了许多;三年困难时期,父亲吃过树皮、草籽、树叶,为此落了一身毛病。
    父亲虽然没有文化,但旧拉丁弥撒他都会唱,天神弥撒、圣母弥撒、亡者弥撒……唱起来有滋有味,抑扬顿挫,嗓音柔润好听,得到神父的夸奖及教友们的赞赏,成了唱经班的主力军。冬闲时经常组织教友练习唱经,还组织小孩们成立“要理学习班”,常学不辍。
    父亲诚实忠厚、任劳任怨、吃亏忍耐,深得郎神父喜欢,当父亲的前妻早逝,一个人拉扯着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艰难度日时,郎神父亲自做媒把教会养大的婴孩,也就是我的母亲嫁给了父亲。
    小时候,父亲闲暇时间经常教我们经言要理,讲教会哲理故事,唱拉丁弥撒,叫我们恭敬天主守教会规诫,要我们吃亏忍耐、担待包容、财帛公道、爱人不记仇、勤奋努力、守主日瞻礼……总之要让我们做一个好教友,做一个好人,将来好为教会服务。父母常说,让我去修道,但我初中毕业后就没有修院了,所以,夙愿没能得以实现。
    父亲!我今天之所以能为教会服务,作文字福传,完全是你谆谆教导的结果。
    父亲,我一定按照你的教导做人做事,度好教友生活,请父亲在天国里为你的儿孙们祈祷,也为整个中国教会健康发展、为中国的福传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