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上深留马行处

2015-02-26 10:02   凯瑟琳  阅读量:599

    我的太姥姥马金凤,和豫剧名家马金凤同名同姓。太姥姥1922年生于殷实之家。童年在本村贞女的教导之下,读了几年书。及笄后,当时社会动荡不安,加上周围奉教人数稀少,最后经由媒人介绍续弦到离家80里开外,时属临清教区的一个贫困村庄。为了保护信仰,也只好如此。家里长辈给我述说这段过去的故事的时候,总感觉太姥姥上演了一部家族版的昭君出塞。
    从深宅大院下嫁到独门小户,物质生活遭遇滑铁卢,但是夫妇二人琴瑟和谐。在婚后的第八个年头,太姥爷身患重病不治而亡,留下太姥姥和三个女儿,大女儿懵懂之年,二女儿蹒跚学步,还有一个尚在襁褓的三女儿。都说天下第一可怜人是孤儿寡妇,太姥姥的境遇可想而知。“大跃进”“人民公社”“文革”,太姥姥在饥饿、恐怖、惊慌的情况下艰辛地把三个女儿抚养成人。如今三个女儿现在也都到了耄耋之年。为了能安度晚年,太姥姥就和大女儿一家住在一起。三个人一台戏不好唱,大女婿生性刚烈脾气火爆,有时夫妻二人拌嘴,女婿当着太姥姥的面“国骂”就出来了,但太姥姥总当听不见,从不因此理论,真是应了“不痴不聋不做家翁”这句话。太姥姥也经常告诉我们“忍耐是福,相似耶稣”诸如此类的话。
    纪伯伦说,伟大的人有两颗心,一颗心在流血,一颗心在宽容。我不知道用伟大来形容我的太姥姥是否言过其实,但太姥姥确实有这样的两颗心。 常言道“经师易得,人师难求”,太姥姥就是我的人生之师,假如在生活中我学会了体谅他人,那么我得感谢我的太姥姥。
    在天主的拣选下,藉着太姥姥苦口婆心的劝说,大女婿领洗入了教,他的脾气愈来愈温和,太姥姥和女儿女婿在一块生活也越来越好。太姥姥在天主的眷顾下使40多人加入了圣教,在从未开垦过的土地上结出了葡萄,我想这是天主奇妙的手通过太姥姥在作工。
    太姥姥经常给我讲述艰难时期的传教士们的事迹,讲老神父怎样在传教的过程中随机应变化险为夷的,使我对神父的生活更加向往。传教士们做到了“修身不为名传世,作事唯思利及人”,而太姥姥走婚姻圣召,因着宅心仁厚,使认识她的人都对她难以忘怀。我想教会内有数不清的像太姥姥这样的妇女,活出了自身的价值。在广泛的意义上来说,在家庭中也能成为传教士,正如教宗方济各所说,传教的一方面是从家庭开始的。
    太姥姥走了,但是像太姥姥这样的故事还在无数虔诚之士、无数传教士身上延续。虽说山回路转不见君,然而我相信雪上已深留他们美丽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