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王琳医生及其往事(连载一)

2015-03-18 14:03   张若翰  阅读量:553

一、一位普通教友的去世
    2014年3月6日,当通过电话、微博、微信等获知上海教区医务室老员工王琳医生安息主怀后,当地神长教友纷纷为其祈祷,一些外地的神长教友们也纷纷为其献祭祈祷。
    当年3月7日,达陡主教在其微博中这样写道:“王琳医生常年在上海教区老主教府为主教、老神父、老修士、老姆姆们服务,她身材矮小,但是精神矍铄,总是满脸慈祥。当我还是修生的时候,就常常得到王医生的照顾。她一直劝导我们上海的修生,要好好修道。如今回忆起来,一切恍若就在眼前。望主赐伊永安,而以永光照之!”
    南方伯铎主教回忆起他1982-1986年在佘山修院读书时,王琳医生是如何关心他们这批大龄修道人。即使1986年这位神长晋铎离沪回粤后,王医生夫妇仍然书信关心他。
    在当年3月8日的殡葬追思仪式后,一位年过七旬的阿姨说:“王医生是我的代母。在我慕道学习和领洗前后,她对我非常好!给我很多的关心和鼓励。她每天来教堂虔诚祈祷和爱心奉献的榜样更值得我学习。如今她走了,我不会忘记她,今天我来就是为送她最后一程。”
    “虽然王琳医生走了,但我们还会继续看望、关心她的老伴连老师,因为教友们是一家。”徐汇大堂负责读经的杨慧芳阿姨与参礼的教友们这样相互约定。
    数年前,自从王医生行动不便后,沈祖宏、张绿漪和杨慧芳等教友便自发地开始轮流每主日为这位热心老人送圣体,直至她去世前的最后一个主日。本堂赵宝军神父也经常电话慰问,或前去探访行傅油圣事。
    “王琳姐很热心,是个好人!虽然我俩都退休多年了,近年来我又住在国外,但我们仍保持着联系。每逢过年过节,我都会打电话给她拜年。”在澳洲惊悉王琳医生安息主怀后,以往的医院同事王珍女士2014年3月13日在国际长途电话中这样说。
    为什么一位普通教友,而且还是一位弱不禁风、甘贫乐道的老人去世,会引起那么多相识者的怀念和追忆?
    虽然徐汇堂和君王堂的神长教友听说过或认识王医生,但一如院长范富强神父所言:“我们只知道王医生信仰很虔诚,工作认真,对人很好,但对于她的家庭及过去我们几乎什么都不知道!”这位谦虚的老人很少谈及她的过去。
    前年12月当王阿姨开始有些失忆之时,一位同事曾提醒我,该收集整理资料,写写其故事了。其实虽然认识这位前辈多年了,但笔者和大家一样对其认识也是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现在及外在的她,陌生的是其过去及内在的她。
    生前在其卧床不起、为其傅油、为其追思,与其诀别的前后十多天,从其亲朋及神长教友们的回忆分享中,我才有机会更多地了解这位前辈的昔日,获知其鲜为人知的美好的见证故事。其执着的追求、高尚的人品和无私的奉献是她为社会留下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值得我辈珍惜和发扬。
    在教会这个大家庭中,我们既有无数度奉献生活的各级神长和修士修女,也有无数在家庭、社会和教会中终生默默无闻、忠于信仰、慷慨奉献、热心侍主、爱主爱人的普通信友。本文的主人翁王琳医生就是他们之中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