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父之楷模——贺天赐(赫斯堡)神父

2015-04-01 14:04   陶倍玲  阅读量:658

    美国圣母大学荣休校长、圣十字架修会会士贺天赐神父(音译:西奥多·马丁·赫斯堡神父,外文名字Rev.Theodore M. Hesburgh,C.S.C.;又被其修会弟兄和朋友们亲切地称为“泰德神父”,即其名Theodore的简写Ted)于2015年2月26日晚上11点半在圣十字架修会会所中安息主怀,享年97岁。他是美国高等教育、天主教会、国内外事务领域中最具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赫斯堡神父曾向我解释,取这中文名字“贺天赐”是为庆贺天主恩赐给他的种种恩典,多恰当的好名字呀!
    圣母大学现任校长若望·詹金斯(John I. Jenkins,C.S.C.)神父在贺天赐神父的讣告中说:“我们今天沉痛哀悼一位伟人、一位忠贞的神父,他改变了圣母大学,他触及了许许多多人的生命。他以自己的领导、神恩与视野,把一所只是在橄榄球领域内著名的、相对较小的天主教学院转变成全美高等教育中的一所名牌大学。在他对国家、教会、世界的历史性服务中,他是为人权与和平事业,及关爱穷人的一位坚定不移的领跑者。但最受他影响的,或许还是他所教育、劝告,并成为他朋友的历届圣母大学的学生们。尽管他的离去令人悲伤,我深切怀念圣十字架修会的这位兄长、我的良师益友;但我也因他现已安息于他所全心服务的天主的怀抱而感到安慰。”他道出了所有认识泰德(贺天赐)神父者的心声。
    圣母大学按照贺天赐神父的意愿,只照圣十字架修会会士葬礼的惯例举行他的葬礼,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任何愿意献上花圈的人,就把献金捐献给圣母大学或圣十字架修会。圣母大学安排在3月3日中午至4日中午于大学内的耶稣圣心圣殿内瞻仰遗容,并于3日晚上举行守灵礼,4日下午举行葬礼弥撒;4日晚上在圣母大学的乔伊斯中心大厅举行追思会。我在网上参与了所有的追思礼,切身缅怀我的恩人、中国教会的恩人。
    守灵礼由接任贺天赐神父校长职的爱德华·马洛伊神父(Edward A. Malloy,C.S.C.)主持;葬礼弥撒由十字架修会美国省会长多默·奥哈拉(Thomas O’Hara,C.S.C.)主持,并由现任圣母大学校长詹金斯神父讲道,参加共祭的有两位枢机主教、六位主教和近百位神父;追思会由圣母大学校友、现任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节目主持人安妮·汤普森(Anne Thompson)女士主持,而发言者则包括印第安纳州州长,已退休的联邦参议员,华盛顿特区荣休枢机主教西奥多·马卡利克(Cad.Theodore McCarrick),圣母大学橄榄球教练,圣母大学的恩人与受惠者,以及前国务卿赖斯和前总统卡特与其夫人等,期间奥巴马总统还发来了视频讲话,悼念敬爱的贺天赐神父。
    在两天的追思活动中,成千上万的人前来与这位伟人、兄弟、恩人告别,他们中有政府要员与平民百姓,有修会弟兄与大学同仁,有家人与学生,有捐助者与受助者……大家怀着依依不舍之情来看神父最后一眼,并参加对他的追思活动;但他们不是怀着沉痛的悲情,反而满怀喜悦,因人们知道,贺天赐神父已在分享耶稣基督的复活荣耀。人的离世并非生命的终极,而是在基督的逾越奥迹中庆祝生命的重生,进入到三位一体天主内的永恒生命中!

贺天赐神父是圣母大学历史上任期最长的一位校长

    贺天赐神父于1917年5月25日诞生于纽约州第五大城市锡拉丘兹,他有三个姐妹和一个比他小16岁的弟弟,现在三姐妹已先他而去享永生,而弟弟这次亦来参加神父的追思活动。这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贺天赐年仅六岁就希望做神父,无奈那时年龄太小,未能被“接纳”,但圣召的种子已经扎根;他读高中时,圣十字架修会的神父到他们的堂区去帮忙,他一遇见他们后就觉得进这修会是他的圣召。于是,在1934年,十七岁的他从纽约州来到印第安纳州的南本德加入了圣十字架修会,并就读于圣母大学。1937年,贺天赐被送到罗马额我略大学读书,1939年,获得额我略大学哲学学士学位。原本修会打算让他继续在额大深造,但可惜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他不得不回到美国;先到坐落于华盛顿特区的圣十字架学院继续深造,后回到南本德的圣母大学晋铎。他常说,他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就是1943年6月24日——在圣母大学的耶稣圣心圣殿被祝圣为神父的那个美好日子。在他“长命(近)百岁”的生涯中,他在各个领域内都富有成就,但贺天赐神父说,所有的一切都源于所赋予他的神父使命,他关爱每一个人——无论是男是女,是白人或有色人种,是基督徒或无神论者——因每个人都是按天主的肖像与模样所造,是天主托付给他照顾的人。
    晋铎后,他继续到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天主教大学去完成博士课程,并于1945年获得了神学博士学位。他一心一意想做海军指导神师,但他回到圣母大学后,长上安排他做二战老兵及其家属的指导神师,不久后又安排他担任宗教系主任。贺天赐神父说,因了服从愿,他放弃自己的意愿,而接受长上的安排,天主的奇妙安排远远胜过人自己的愿望:因了他的服从,他才能在各个领域内为天主赢得了更大的荣耀。1949年,他被任命为圣母大学执行副校长,三年后,35岁的贺天赐神父奉命接替他的前任做了圣母大学第15任校长;而且成为迄今为止圣母大学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位校长。他任校长35年,直到1987年,70岁时,他和他的“老搭档”、执行副校长埃德蒙·乔伊斯神父(Fr. Edmund P. Joyce,C.S.C.)商量后一起退休,让位给本会的马洛伊神父接任校长。贺天赐神父曾说,他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是与乔伊斯神父的密切合作,两人从来没有发生过纠纷,尽管两人从性格到思维方法,都相差甚远,但这不会影响他们成为好朋友、好同事。
    贺天赐神父为圣母大学的发展奠定了不可估量的基础。我们看几个数据就能有个初步概念。从1952年他接手校长职,到1987年他卸任为止,在这35年中,年经费预算从970万增加至1亿7660万;捐款从900万增加到3亿5000万;研究经费从73.5万增加至1500万;在校生从4979人增加至9600人;教职员工从389人增加至950人;发放的学位证书从1212份增加至2500份等。在此期间,贺天赐神父进行了两项尤为重要的改革,其一是在1967年把学校的管理权由圣十字架修会的全权负责转变为主要由平信徒组成的校董会管理学校的模式;其二是在1972年开始招收女生,使圣母大学成为男女同校的大学。直到现在,圣母大学不但以天主教大学而著名,它在学术上亦登上全美名牌大学之列;它的神学院(这是当然的)、法学院以及管理学院尤为突出。


1991年,贺天赐神父与金鲁贤主教

贺天赐神父以弥撒奉献为其天职

    作为神父,他把举行弥撒圣祭看作是与天主交流共融的最佳祈祷。在他72年的神父生涯中,除了一两次因特殊原因外,从没有缺少献祭。就在他2月26日晚上11点30分过世的那天早上,他还在会院的小圣堂内,与其他神父一起共祭弥撒。
    圣母大学的学生爱开玩笑说,天主无所不在,处处都在,贺天赐神父也是无所不在,除了圣母大学外也处处都在。但无论贺天赐神父外出到哪里,他永远随身携带一只黑色小提包,里面是整套弥撒用品。他在飞速的火车上做弥撒,在加州到夏威夷的潜艇上做弥撒,在直升机上做弥撒,在穿上太空服操作“黑鸟”超音速侦察机(SR-71)前做弥撒,在南极的破冰船上做弥撒,在伦敦的圣公会教堂做弥撒,在前苏联的下榻旅馆做弥撒……他唯一遗憾的是没有踏上西藏高原并在那片土地上献祭,也没能登上航天飞机在另一星球代表全人类向天主奉献弥撒圣祭。
    他邀请天主教徒、基督徒、伊斯兰教徒、犹太教徒、无神论者来参与弥撒,他们出于礼貌参加了;或许他们最初感到有些尴尬,但是参与弥撒以后,相互之间的关系会变得和睦,在商讨问题时,也不是如此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了。贺天赐神父认为,弥撒圣祭确实具有改变人类和世界的威力;因这是天主圣子亲自在举行圣祭,让所有人共融在他内。贺天赐神父确实是一位真正的大公主义者。


1997年,贺天赐神父与陶倍玲女士在圣母大学

贺天赐神父是天主与人类间的一座桥梁

    贺天赐神父不是以举行弥撒圣祭、诵读日课经,就好像完成了司铎的“日常神功”。退休后,贺天赐神父与乔伊斯神父在贺天赐图书馆的第13层楼上有他们的小圣堂和办公室;从办公室的小窗望出去正好与金顶圣母教务楼和耶稣圣心圣殿遥遥相望。他常常伫立在窗前,面对圣母,向她恳求。他最喜欢的一句祷文就是“圣神,请降临!”对虔诚的贺天赐神父来说,他是在圣神的引导下,在慈爱圣母的保护下度过了自己的一生。他认为,为大学、为国家、为教会、为世界完成如此重任,若没有圣神的指引与圣母的护佑,那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正是在这位属神者的带动下,整座圣母大学笼罩在让人感到平安喜乐的灵修氛围中。每天早中晚圣堂里都奉献多台弥撒,以便让学生安排时间参与弥撒;即使是一些没有信仰的学生,也会到圣心圣殿去静静地坐上几分钟,这为他们提供了一个与天主接触的机会;或许在他们毕业后会回忆这份与天主相近的体验,从而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圣母大学有一座露德圣母山,随时可以看到有老师、学生或来访者在圣母前点燃一支蜡烛,为各种意向祈祷。凑巧的话,你还可以与每天到圣母山来祈祷片刻的贺天赐神父见上一面呢。
    圣多玛斯·阿奎那曾说,神父就是一位中保,在天主与人类之间搭起某种类型的桥梁,试图把天主的话与恩宠带给人类,并在信望爱三德中努力把人带往天主。贺天赐神父就是这样的一位杰出神父。他的最大特点就是不把自己的服务局限在天主教徒中间,而是对全人类开放。他对所遇到的每个人,不论他的信仰为何,总会以三位一体天主的名义降福他;会以奉献弥撒的方法为任何面临难题的人恳求天主赐福;事后,他还会对这人说:“对不起,作为一个天主教神父,我只会以这种方法为你(或你的意向)祈祷。”因他的真诚,没有一个人会觉得自己不同的信仰受到了“冒犯”。他把每一个人看作自己的弟兄姐妹,人们也乐意称他为“Father”——慈父、父亲、神父。

贺天赐神父的工作涵盖多个领域

    马洛伊神父说,贺天赐神父并不是某个领域内的专家,但是他善于接受新思想、新观念,一旦认定了要做的事情,就全力以赴,很快就会产生新视野、新方法,并得心应手把事情做好。这或许是秉承他的前任校长若望·卡瓦诺(John Cavanaugh)神父的德行与忠告。贺天赐神父刚接手校长工作时,若望神父就对他说,领导艺术其实很简单,只要认清自己要达到的目标,并有能力来激发众人帮助你达至目标就行了。
    贺天赐神父大权在握,但他从来不滥用权力,反而全然信任他人。他不会轻易委任职务,但在仔细观察认定某人胜任某项工作并加以任命后,他就完全放手,而不会去横加干涉;倒过来,蒙他信任而担任重任的人,都会竭尽全力把事情做得更好。他对手下每个合作者都给予诚意的感激。他欣赏秘书海伦·豪辛斯基(Helen Hosinski)的付出,他常说:“我们只是领导人物而已,真正在管理学校的是像海伦那样的圣母大学的妇女们。”由于他的放手与信任,他不会被庞大的校务所束缚,而能自由地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他曾担任教宗庇护十二、若望二十三世、保禄六世、若望·保禄二世的顾问;同时,他还是从艾森豪威尔总统开始的七任美国总统的顾问。这次卡特总统与夫人亲自参加贺天赐神父的悼念活动,并回顾了发生在他与神父之间的一些小故事!
    贺天赐神父于1953年被艾森豪威尔总统任命为国家科学委员会成员,1956年被圣座任命为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代表,1957年被艾森豪威尔总统任命为美国民权委员会创始成员,后又担任了该委员会主席,为黑人弟兄争取权利;1963-1970年被任命为天主教大学联合委员会主席;1974年被任命为圣座驻联合国代表;……他共接受了总统与圣座的16项任命;他不单为美国大学服务,还为全世界有需要的人服务,诸如移民、难民、儿童等等。神父一生获得多个总统颁布的勋章,以及超过150个荣誉学位,根据吉尼斯纪录,他所获得的荣誉学位超过任何一个人。
    这样一位誉满天下的大人物,却是一位极其和蔼、没有一点架子的好神父。他成为各领域的翘楚,但他没有居为自功,反而如他自己所说的:“在所有这一切的背后,或不如说,在所有的这些身份之上,我还是那个我:一位天主教神父。我乐意每天为全世界献祭,我盼望每天念日课经。我为属于每个人,而不仅仅属于天主教徒,并尽我所能地为人类的需要做些事而感激不尽。”“回顾我的一生,我看到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信心、视野、勇气、想像和独创精神。……我相信因着我们对天主以及对我们人类同胞的信心,我们能瞄准人类努力的制高点,而且我们也能达到该目标。”“我们都是软弱的,但没有关系。一心依赖天主,并真心承行他旨意的人,天主会赐下更多恩宠使事情得以成功!”感谢天主恩赐给了我们一位神父的楷模——敬爱的贺天赐神父。
    每次在拜见贺天赐神父将离开时,他都会在降福我后说:“我有可以为你效劳的地方,请直说。”这几天,我仿佛又听到了这句话,而我的回答也还是老样子:“神父,谢谢您已为我们做的许多事,请您继续为我和为我们中国教会祈祷。”他微笑着说“一定!”……

    (作者曾于1994至1997年在圣母大学神学院求读,并获得系统神学硕士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