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好表样金凤志神父

2015-04-01 15:04   叶声  阅读量:577

    3月9日晨祷时,惊闻金凤志神父于昨晚去世了,心中不禁一阵悲伤——又一位相识的老神父离开我们走了。今天上午的殡葬弥撒中,很多泊头教友戴孝来送别敬爱的金凤志神父,这说明大家都很爱他、尊敬他,他不但是天主的好仆人,教友们的好牧人,也是神父们的好表样。

 

金凤志神父

 

    1988年春,我在献县总堂实习。当时金神父正协助陈义神父服务泊头。陈神父只在主日从修院去堂区服务,其余的堂区工作基本上都留给了金神父。金神父欣然服从了老主教的任命和老本堂的安排,任劳任怨地奔波于泊头福传一线,尽职尽责地服务当地教友们。
    记得当年每次月省或者偶尔堂区有事之时,金神父便会在主日后,从泊头悄然回到教区。当年献县总堂新祝圣的神父中,除了张尚志和李中元神父之外,金神父算是最年轻的了。虽然金神父年长,但他长得年轻,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所以,我们和他没有什么距离感。除了在圣堂一起祈祷和在餐厅一起用餐之外,我们偶尔也一起散散步、聊聊天。
    今天在场的各位中有很多昔日修道时的熟悉面孔,我们都知道在金神父坎坷的一生中,他顺境时不骄傲,逆境时不气馁,困难时不抱怨,一辈子像一头老黄牛一般默默地耕耘,直到生命的终结。
    金神父1984年入河北修院进修。实际上,他之前已被祝圣,但为了更方便福传,1985年他通过“补礼”开始了公开服务。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国内教会上下两个团体的关系非常不好,相互批评的现象司空见惯,有时言语还相当激烈。处身这样的时代背景中,面对教会大家庭出现的纷争不睦问题,金神父从来不评论、不批评、不判断。他也从不说别人的是非,不参与对错争论,更不抱怨自己被误解或被伤害。
    在一个家庭或团体中,长期争论、批评、指责将无益于亲人间伤害的治愈及问题的解决。只有爱、宽恕、接纳、牺牲才是修和的基础,才会结出善果。金神父所走的就是这样一条良善温和之路,也结出了善果。多年来,他只是默默地一心一意地服务教友们,竭尽全力地宣讲圣言,不遗余力地传播福音。
    金神父执着追求的牺牲精神、良善谦虚的美德,淡泊名利的高尚品质,低调而极其简朴的生活方式,今天尤其值得我们神长教友效法践行。
    金凤志神父少年时期就决定献身基督,立志修道。虽然他的理想没能在上个世纪50年代实现,但30年后终于得偿夙愿,可谓大器晚成。期间,无论是经历了失去双亲的打击,还是极左路线和文革动乱的灾难性考验,抑或为信仰而身陷囹圄的残酷折磨,都没让少年、青年和中年的金凤志退缩、妥协、放弃。一旦明确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及方向,他就坚持到底,忠于基督,忠于圣召,执着追求。金神父不愧为男女修道者的楷模。
    今天,我们的环境和条件远比金神父当时生活的年代好得多,但面对来自社会和教会及人生的挑战,面对时代冲击和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及世俗享乐主义的诱惑,面对教会暂时的不睦困难以及地方教会的日常挑战,我们是否像金神父那样经受住了考验?我们对信仰和圣召的追求及付出能否像金神父那样执着、无怨无悔?反省一下,我们多少人曾经多少次地满腹牢骚地抱怨、感觉不公平,变得麻木、冷漠?我们还有的沉溺于网络、游戏、麻将、嗜酒、大吃大喝……有的甚至半途掉队,用一堆理由来掩饰,放任自己。在奉献生活年及四旬期内,我们都该悔改,更新自己,向我们的好表样金凤志神父学习。
    泊头的教友原来并不多,但金凤志神父在多年的摸索、耕耘、创新后,改变了其面貌。尤其在2002-2009年之间,当地新领洗者的数量年年翻番。记得多年前,金神父曾订了500份《信德》报,成为农村堂区中订报最多的一位本堂司铎。一次在电话中,他曾这样分享:“订这么多报纸,除为了几个堂区教友们用之外,每期要安排人送给一些进堂少的教友家庭,还要送给很多教外朋友们。这些朋友读过一段时间的教会报刊后,自然会被吸引来教堂,在拜访答谢时,会和我讨论信仰。”在通过随后的跟进探访、宣讲和举办慕道班以及驱魔等爱德见证活动后,一批批教外朋友在金神父手中领洗皈依基督。金神父不愧为福传模范。
    不善言辞的金神父虽然没有什么高深的学问,没有流利的演讲口才及奇恩异宠,但他对主忠诚,对人有爱心。在快速城镇化和社会变迁中,他不固步自封,而是走出堂门,走进千家万户,关心教友及教外朋友,发现、回应社会人群的灵性需要,以深入家庭宣讲的传教方式,并以善表见证将一个地方教会发展了起来。金神父不愧为司铎们的好表样。
    两年前,金桂琴教友希望信德报为泊头刊登一个建堂求援信息,当获知这也是金凤志神父的心愿时,我马上建议她:“还是先把你们熟悉的金神父的事迹整理一下,帮助大家认识和学习其善表。届时自然会有人关心和支持教堂建设的,因为我了解金神父,知道善表的力量。”
    2013年7月11日,金桂琴的《身边的“活圣人”——金凤志神父》一文刊出,不但受到海内外教会媒体的关注报道,而且也引起了一些神长教友们的关心支持。如今金庄圣堂已经顺利完工。看,这就是一位善牧所结的果实!
    失去了金凤志神父,献县、泊头和各地认识金神父的神长教友都沉浸在悲痛之中。他保守圣召30年,铎职服务30年,一生作了美好的见证。今日中国教会多么需要这样的普通司铎啊!一如一粒麦子那样,只有死了才能结出许多子粒来(若12:24),今天一位善牧走了,希望其善表激励更多忠心耿耿全心牺牲奉献追随基督,脚踏实地专心致志地传扬福音的平凡司铎和度奉献生活者,献身中国教会的牧灵福传事业。
    金凤志神父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我们在天上又多了一位福传主保,在地上也多了一位值得仿效的好表样。
    在万物复苏的春天和除旧更新的四旬期,今天我们与其说是来诀别金凤志神父,不如说是来庆祝其新生,因为死亡为我们基督徒来说不是结束,而是新生命的开始。
    愿辛劳一生的这位天主的忠仆安息于天父怀抱!
    我们祈求,希望生活在我们身边的这位普通而又圣善的司铎早日加入真福者的行列!
    金神父,我们天乡再见!

         2015年3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