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父让干啥就干啥

2015-05-29 13:05   湖水  阅读量:336

    要理本上说:“教友该听神父的教导,神父该听主教的教导,主教该听教宗的教导。”只有这样,教会才能上下和谐,团结一致,共谋发展。北京西堂的郭振华教友就是这样听从神父,为教会尽心尽力,牺牲时间,奉献爱心,毫无怨言,为西堂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一、他的家庭

    今年69岁的郭振华教友出生于北京,兄弟姐妹4人,一个哥哥,两个妹妹,父母都是热心侍主的老教友,经常催孩子们去教堂念经参与弥撒。小时候的郭振华很不愿意进堂,但出于害怕的情绪,一次都不敢缺席。在家里的时候,母亲就教孩子们背诵经文。郭振华说:“当时母亲念一句我就跟着念一句。”
    60年代,郭振华的家庭收入甚微,经济拮据,母亲没有工作,只靠着父亲有限的工资维持全家的生计。1963年,郭振华高三上了半年,因为生活实在困难,难缴学费而抱憾辍学了,各科老师都为成绩优秀的他感到惋惜。郭振华说:“当时自己虽然特别想继续学业,但我也理解家庭,能帮家里点就帮一点,来减轻父母的负担。”郭振华虽然折断了理想的翅膀,但他没有半点消沉,而是勇敢面对现实,扭转人生方向,开辟了另外一片人生的美景。
    1964年7月,通过自己的努力,郭振华走进了一家印刷厂做排版工作。1966年2月转到了出版社,担任绘图工作,一直到2005年退休。几十年来,郭振华爱岗敬业,勤勤恳恳,深受好评。

二、他的信仰

    郭振华直到高中时信仰生活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教堂,但是10年文革的浩劫,教堂不能进,信仰慢慢地就断了,“脑海中只记得小时候背的几段经,学过的几句要理,其余的什么都不知道了。”郭振华回忆说。80年代,开堂以后,母亲又催促孩子们进教堂,但此时对信仰几乎没了概念的郭振华一直未去。直到母亲去世以后,要在教堂举行弥撒和行教会礼仪,他才又重新走进了教堂。然而母亲殡葬之后,郭振华又告别了教堂。见此情景,父亲总是督促郭振华说:“你还不进堂呀?”“父亲老是一次次地说我,终于说动了我的心,于是我想,还是去看看吧!”郭振华虽然进堂了,但他一直不办神工不领圣体。父亲为此责问他,“面对父亲的问话,我动了心,我的信仰该复苏了。”于是他这才开始重新办告解、领圣体,体验到了信仰的温馨,教会的温暖,逐渐地过上了正常的信仰生活。

三、他的服务

    90年代,郭振华来到刚刚恢复的西直门教堂,感到特别亲切,当时教堂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座临时祭台,教友们来念经参与弥撒时每人拿个板凳,各方面都需要重新开始,一种服务教堂的想法儿悄然而生。本堂神父带领着教友们搞起了重建工作,这也给郭振华服务教会提供了一个平台,大家齐心协力,干劲十足,一起搬砖和泥,整修教堂,打造祭台,装饰教堂内外。那时的郭振华还在上班,是家中的顶梁柱,因此只能在主日来教堂干活。老伴不仅支持他的工作,而且也是其中的一员,负责买菜做饭。“大家一起干一起吃,就如一家人一样,气氛相当好,虽然有时很累,但干得很开心。”郭振华说。
    1996年,西堂的本堂张继雄神父让郭振华辅祭,郭振华说:“神父让干啥就干啥。”于是便和一位老教友张士诚学起了辅祭。张士诚教友看到郭振华学习辅祭很认真,而且很热心,于是干脆把教堂大门的钥匙交给了他,这样,每天早晨,大家都还在梦乡的时候,郭振华就已经动身向教堂走去了,打开大门,然后便拾掇祭台、准备弥撒用品等,弥撒之后,再去上班。多年如一日,风雨无阻、无怨无悔。
    1997年时,西什库教堂办了一个神学进修班,由刘哲神父主管,郭振华得知后,想得到这个学习的机会,他说:“这时的我虽然经常进堂,但什么也不懂,非常渴望有机会学习一些教会的道理。”年已57岁的郭振华,学习期间非常认真,从不逃课,从未迟到。有一次为了赶课,在路上摔了一跤,脸都摔破了,爬起来顾不得包扎就赶着去上课了。后来刘永斌神父要开慕道班,郭振华没事的时候,就常来教堂里,刘神父便邀请他帮忙服务慕道班,帮助登记人数,做一些准备工作等,“只要神父说一句话,我绝不推辞。”郭振华说。就这样,郭振华做起了慕道班陪伴员的工作,尽职尽责。


听命服务的郭振华教友

    到第39期慕道班时,神父让他做班主任工作,他说:“虽然我没有什么领导才能,但是神父让干啥我就干啥,没有什么好说的,因为神父代表的就是耶稣,如果耶稣让我干什么,我绝对得听。我只想做天主的旨意,其余的交给天主。”从此,郭振华更加忙了,在堂里的时间更多更长了。成员没有来上课时,他要去问去关心是怎么回事;缺课的要抽时间给他们补课;有时神父晚上给大家补课时,他也要全程陪着,还负责随时招收新的成员。“有时真的很累,但是再苦再累我也要坚持下去,天主交托给我的任务必须完成。”郭振华说。由于过度劳累,第39期慕道班结束之后,郭振华体力不支病倒了,经检查,心脏病复发了。他本来计划要跟教堂组织的朝圣团去欧洲朝圣,钱都交了,还兑换了1000块欧元,但医生从他的病情考虑坚决不让去。“当时感觉非常惋惜,但我还是把这份牺牲献给了天主。”郭振华回忆说。
    2009年时,宣武门教堂本堂神父邀请郭振华负责《南堂周刊》的校对工作,每周三上午去南堂工作,一直到现在还在继续。最近,在西堂本堂张洪波神父的邀请下,他又担任了《西堂周刊》的校对工作。

四、他的感恩

    今年复活节郭振华患了脚病,在家养了一个多月。期间张洪波神父号召堂区教友抄写圣经,郭振华便借在家休养的时机,抄写了一遍玛窦福音和一封书信,受益匪浅。郭振华说:“虽然患病非常痛苦,但如果不是这样一个机会,我不会这么认认真真地去抄写圣经,不会有这么多的信仰感受。今天想起来,一切都是恩典,天主安排的一切都是好的。”
    为主服务的脚步是美丽的,为主牺牲的时间是无价的,为主做的奉献是永恒的。愿我们每一位基督徒都和郭振华一样,成为神父的好助手,做天主得心应手的好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