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漂流的心在主内安家

2015-06-25 09:06   达陡  阅读量:271

    浪子离开父家在外度漂流生活有多少年?圣经上没有说。大约年数不会很短。父亲给他的财产一定不少,但是,他没有善用,在离家的日子里,他度的是荒淫、挥霍的生活。直到物质上贫乏了,心灵感觉疲惫不堪,他才后悔,才想起要回家,因为在父家,他才有真正的尊严,得到爱,得到心灵的平安。(路15:11-32)
    一个人的心灵可以在外漂流很久的。
    圣奥斯定漂流过10多年,肆意地挥霍着他的青春,豪爽地度着叛逆的生活,以致他的母亲圣莫尼加为了爱子心灵的回归几乎流尽了眼泪。直到30岁,才褪去“青春的苦闷”,找到了心灵可以安家的地方。
    若望·纽曼在他的诗歌《奇异恩典》里说:“盲眼今得看见!”这简短得不能再简短的“今得”两字中,包含着他多少年心灵流浪漂泊的经历,埋藏了他多少跌宕起伏的人生坎坷,谁又能知晓?不过,经过漂泊,终于“今得”。
    以色列民在旷野里漂泊四十年。这一路可不好走。梅瑟八十高龄(参阅申34:7),带领自己在埃及为奴的同胞,逃离苦地。多少艰难险阻,在这四十年里的每一天、每一夜,他都战战兢兢、不得安稳。只有他心里明白,这趟长途跋涉,与其说是逃亡,不如说是回家。可是,家在前方,何时到达?他能与同胞们一起,历经了千辛万苦之后,享受到回家的美好感受吗?为了那个上主许诺的神秘家园,为了那个梦中的美丽家园,他就这么漂流了四十年,战斗了四十年,祈祷了四十年。
    这个小小的民族,花了整整两代人的时间和代价,才找到了家。
    亚当和厄娃离开伊甸园的时候,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沮丧?绝望?伤心?忧郁?一路泪洒荒野?不得而知。惟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俩一定悔不当初。面对陌生的原野山冈,面对离家漂流的茫茫生涯,何时能再回可爱家乡?这个问题对他们来说,太难回答,因为他们还没有经验漂泊。
    亚当和厄娃是人类的始祖。如果把人类历史看作为一个人的一生的话,他们恰是“同学少年”时代。他们的叛逆,让今人明白,每个人身上,都会有年轻的叛逆经验,也许这是原罪的一种解释。为了这个叛逆,一个人会花费大半生来觉悟;而人类呢?这个回归父家的旅程,又将会是多少个世纪、多少个千年?
    谁的心灵还在漂流?谁的心灵还没有找到家园?也许,人太过注意物质的、有形的家,以为把这样的家装饰得舒适、优雅、漂亮、应有尽有,心灵便安了,定了,满了,足了。
    可是,心灵还会漂泊的,人的心灵蕴藏着无限的愿望和想象力,这样的一个家,最后无非只是一个樊笼而已。否则,为什么家中的厅堂宽敞明亮、食橱冰箱里什么都有,却还是喜欢隔三岔五上茶楼、咖啡馆、酒店?为什么一对夫妻郎才女貌、曾经海誓山盟,却还是出现令人遗憾的负心之事?一个“富二代”,什么也不缺,却喜欢偷窃、抢劫?……
    我们这一时代有它自己的特征:“闪婚族”(相互认识时间很短就迅速结婚或离婚)、“月光族”(工资收入月月用光)、“丁克族”(结婚不要孩子)、“蚁族”(多人合租小屋)、“漂一族”(只身到远方大城市寻找事业)、“剩一族”(单身高龄高要求寻伴的男女)……这些现代的心灵也许都在漂泊中。这些漂泊并非都是无谓的,许多美好的结果,都是在经历漂泊之后,才找寻到。如同一只蚌,在苦难的沙石中,艰辛地穿行,而它的收获,是在身心沉静之后的珍珠。
    两千年前的浪子已经回家。那次离家漂流的经历之后,他明白了一点道理:让心灵真正得到平静与安宁的,不是父亲给他的财产,不是荒淫挥霍的生活,而是常在父亲身边,和父亲在一起。因为,那才是真正的家,一切都是轻松的,甘饴的(玛11:30)。
    这也就是一个基督徒的信仰生活之旅——找到上主,和他永远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