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主恩召 勇传福音

2015-06-25 09:06   湖水  阅读量:392

    河北献县教区泊头堂区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这里新教友很多,而且大部分人是由于附魔被神父、修女或传道员们驱走,最后加入了教会。有人曾说:“现在天主是借着魔鬼在泊头传教。”郑秀华教友就是以这种方式加入天主教的。她不仅成为了一名基督徒,而且更是一位福传勇兵。至今已有100多人因着她的福传而走进了教会。

一、进教经历

    今年60岁的郑秀华出生于沧州东光县大单乡洼里高村,没上过学,中等身材,口齿伶俐,做事利索,身上透露着一种女强人的气质。
    洼里高过去是一个教友白点村,郑秀华从小没有接触过天主教。她十几岁时,身体非常虚弱,经常“撞客”,(《汉语大词典》:撞客者,指撞见死人之灵魂或祸祟邪气、秽毒邪气等而突发昏迷、神志不清、言语错乱、悲喜无常、狂言惊恐、乍寒乍热或以死人的语气说话等神志异常之情志病。撞客,读音zhuàng kè,北京方言,来源于满语jangkulembi,意为“撞上邪祟”。)说哭就哭,说笑就笑,有时是吃着饭,有时是做着活就哭起来、笑起来了。父母找了好多地方的香头给她看,但都毫无效果,乡亲们都说:“邪入里了,好不了了。”直到25岁结婚时,仍然是这样。
    结婚的当晚,郑秀华把丈夫从床上一脚踹到了地下。丈夫见此情景,便给她烧纸“送鬼”,但无济于事,于是请医生连续扎了两年针,还是毫无效果。郑秀华失望地和丈夫说:“我死也得死在医院里,绝不能死在家里。”然而在人无能为力之时,天主向她伸出了援手。32岁时,本村的高景宣搬迁到了张王村,在那里他加入了天主教,之后他劝郑秀华说:“你信天主教吧!”郑秀华自己特别愿意,但是丈夫不让她信,因为郑秀华特别爱骂街,丈夫想,进教之后这为她可能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所以丈夫对她说:“你不能信,信了教不让你骂街,你能行呀?”想到这里,郑秀华退缩了。高景宣又开始找了一个偏方,同时配合着扎针给她治疗,一段时间之后,大有好转,基本上能够正常生活了。10年之后,又旧病复发,而且更加严重了。
    郑秀华45岁时,本村已有两位老太太、一位年轻人共三位教友了,其中崔老太太见到郑秀华的病情后劝她说:“你信天主教吧!也许对你的病有好处。”“我当时的一个想法是,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怎么样都行,于是对丈夫说:‘我必须信天主教,这回,十头牛再搭上你也拉不回我来了。’”丈夫看她铁了心,再看到她被病折磨的痛苦,也就默认了。于是郑秀华开始每主日天与两位教友去张王村的祈祷所聚会。没想到,去了之后,她心里感觉特别豁亮,说不上来的开心,和教友们一起祈祷、参与弥撒、听神父讲道理等,而且一个主日都没有落过。这时献县教区圣望会的金梅兰修女到东光传教,经常给她讲教会的道理,渐渐地郑秀华对天主教有了些认识,也产生了兴趣,而且每次一祈祷就感觉特别轻松,后来她一累了,丈夫就对她说:“你去念经吧!一念经你就不累了。”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慕道,本堂张宝棠神父给她付了洗。虽然领了洗,但刚走进教会的郑秀华对教会还不是太了解, “我不能光求天主这个‘老头子’”,否则他会烦了我,我以为人求天主和人求人是一样的,如果总是求谁也会烦。我只把我的病求好了就得了。现在回想起来感觉非常好笑。”郑秀华回忆说。说来奇怪,不知不觉她的病好了,天主的大能和大爱也潜移默化地感动了郑秀华,让她对天主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和认识。


郑秀华(右)与吴巧生修女

二、精彩福传

    2004年的时候,郑秀华再次附魔,被折磨得很苦,她说:“当时我和魔鬼做斗争,直接与它对话:‘活着我恭敬天主,死了我是天主的人’。现在回想起来,这也是天主对我信仰的一个考验,让我对信仰的态度更坚定了,我更相信人是有灵魂的,天主是存在的,人最后要进入永恒的。从那一次到现在,无论是‘撞客’还是‘附魔’都没有再犯过。”郑秀华病愈之后,当时东光的本堂张会来神父便对她说:“你去传教吧!把天主在你身上的作为传报给那些不认识天主的人,你传到100人进教的时候,我就给你盖一个祈祷所。”正不知如何回报主之大恩的郑秀华得到这样的指示非常开心,她毫不犹豫地踏上了福传之路,向身边的教外人讲述自己的经历,引导人归向天主。
    一开始,有很多人对她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因为以前郑秀华特别爱骂街……)面对这样的伤害和侮辱,她不仅没有生气没有退缩,反而为他们祈祷说:“天主,求你召叫他们进教吧,他们加入天主教后就不会再说我了。”她不仅为他们这样祈祷,而且还为这些人做些小克己。每主日她还带领着一些望教者去张恒教堂参与弥撒(她们村离张恒教堂15华里)一些行动不方便的老人,她就每主日下午去把他们聚集到一家,和他们一起念玫瑰经、分享生活和信仰等。后来教区的吴巧生修女来这里传教,每周一、三、五带领着教友们学习圣经,郑秀华一次也没有落过。通过这样的学习,她对天主的认识日渐加深,福传心火也越燃越旺。
    洼里高的崔建国和妻子杨俊荣由于感情问题分居多年,常闹离婚,经济拮据,曾经去过法院起诉离婚,大队干部多次调解但终未成功。郑秀华把这个家庭作为了福传目标,但是有人却给她泼冷水说:“大队干部都管不了,你就能管呀?”还有人说:“如果他家要是能和好了,我们都跟着信天主教。”“当时我想,大队干部靠的是人的力量和智慧,但我靠的是天主的大能和恩宠。”郑秀华决定之后,她便寻找时机,劝其了解信仰。
    有一天,杨俊荣在地里做活,正好遇上了郑秀华,于是两人聊了起来,杨俊荣向郑秀华一顿诉苦,郑秀华听后说:“你信天主吧!进教之后,你面对生活的心态就有可能转变,在信仰内你也会获得一份承受痛苦的力量,获得一份安慰,而且你的心也会越来越能包容和爱别人。”杨俊荣没有同意,但也没有拒绝。杨俊荣的家庭生活中争吵、打架已经成了家常便饭,郑秀华就经常去她家劝说和安慰杨俊荣,丈夫也不阻拦郑秀华的爱心行为。除此之外,郑秀华也经常带着杨俊荣去教堂,听神父讲道,也请修女们给她讲解。当她第一次来到教堂时,什么话也不说,坐在跪凳上,望着祭台就哭,后来教友们唱起了“感恩的泪”这首歌,当唱到“明知这路,是十字架的路,有风有雨很大很难也很苦……”时杨俊荣哭得更历害了。哭完之后,她感觉很轻松。以后便经常跟着郑秀华到教堂来。郑秀华在每天的祈祷中也从未忘记过她。渐渐地,杨俊荣和丈夫的关系大有改变,这样的情况让丈夫崔建国也对教会产生了兴趣,两年之后,也就是2005年圣诞节的前一天,何国营神父为崔建国夫妻二人一起付了洗,从此以后,夫妻二人再也没有分居过,而且日子过得越来越好,通过参加学习班,参与教会的礼仪等,对信仰也日渐加深,教堂里什么时候有事,他们俩都会来帮忙,有时出钱,有时出力,因着信仰,一个全新的家庭面貌呈现了出来。村里的很多人也都因着他家的变化而对天主教产生了兴趣,而且不少人因此而加入了教会。后来杨俊荣对郑秀华说:“如果我不信教,绝对没有今天的我。”
    郑秀华把福传视为已任,再忙也抽时间,再累也找机会去播撒福音的种子,经常自己骑着自行车去周围的一些村子通过认识的人去福传,有病的,有时为他们守大斋,有时做九日敬礼,祈祷常伴。
    郑秀华的福传并不是步步顺利、回回见效的,各种态度郑秀华都经历过,但是她说:“不管别人对我怎么样,给我什么脸色,我都不在乎,传教就得脸皮厚,为了天主我可以忍受这一切。”至今已有100多位在她的引领下认识了天主,加入了教会。她不仅把他们领进天主教的大门,而且每一次村里来神父,她不用打电话的方式,而是骑车子挨家挨户地亲自登门叫他们去参与弥撒,这份基督内的大爱和福传心火感染了很多人。

三、爱心服务

    郑秀华不仅积极传教,而且非常有爱心。洼里杨村有一位老大娘,是一位很热心的老人,夫妻俩没儿没女,跟着一个过继的侄子生活,后来老头生病去世了,只剩下老太太一个人,老太太生病卧床后,侄子因为忙对老人照顾不周,郑秀华得知后,便和本村的崔素芬、王素兰等四位教友轮流抚养起了这位老太太,每天去给她洗脸,倒尿盆、做饭、打扫房屋、买生活用品等,老人很是感动。但一段时间之后,侄子出于各方面的考虑不让她们照顾了,所以后来她们就买一些食品常去看望她。
    洼里高的一位老太太附魔后,总往外跑,老头外出打工,儿女们离得又远,郑秀华为了老人的安全,就搬到她家和她一起住,照顾她的生活所需,直到魔鬼被驱走。以后好几个月的时间经常去看她,这位老太太被郑秀华的爱心感动,最后也领洗了。
    老头在老太太和郑秀华的带动下不长时间后也加入了教会。老太太进教后,大有改变,以前脾气大,经常打孩子骂大人,领洗后老太太一想打架骂街,老头就指着圣像提醒她,这样老太太立时就把火压下去了。
    郑秀华说:“别看我岁数大了,但我心不老,只要我活着就要去传教。”愿主继续陪伴郑秀华的福传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