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死念经,念死经”的批评成为口头禅

2015-07-13 11:07   张公显  阅读量:453

    近年来,常会从一些传道员口中听到、由一些教会报刊看到,非常尖刻批评教友诵念传统经文的话语就是:“死念经!念死经!”不少神父也有这种说法,久久思索之后,总觉得这样的批评不太适宜不太恰当,值得所有运用者深思。
    当然,这种批评的动机也许很好,为了纠正教友念经时间太长,或者有口无心、“言不由衷”,或者不解其意,只是机械念诵等等,但绝不能将那些祖祖辈辈念了几代人的美好经文称作“死经”,这些经文之所以能够流传久远脍炙人口,就是因为其内容深刻,情感真挚,足以让人动情动心悔悟反省,诸如:“吾主天主,因尔从无生我,安养保存,顷刻无间,又降生救我,受难赎我。况尔本性自有无穷美善,可爱无比,我为此爱尔在万有之上,及为尔爱人如己……”这样的经文,可说是对天主情真意切的颂词。我们绝不能将教会先贤呕心沥血字斟句酌所创作的优美经文称作“死经”!
    正因为有人常提“死念经、念死经”这一句,致使一些本来就不喜欢祈祷的人也有了充足的推辞理由,因此也产生了相当大的“负作用”。堂区一位老人曾向我叙述他孙子的实况:整天迷恋网吧,每次催他念经时,他就会搬出那句“术语”来反驳:“现在教会早就不让人‘死念经,念死经’了!”甚至还说,念那么多经有什么用?
    笔者发现,受这种观点影响,不少堂区取消了“早晚课”,领圣体前后当念的几段经文也省了,唱一首歌或是表演一个手语歌曲,就开始做弥撒。等弥撒结束后,再唱一首歌就行了,好像念经成了多余的事!曾经还有一位传道员这样说:“有人领了圣体以后,还要念经,真让人难以捉摸。”而我自己反觉得他的这种说法让人难以接受。
    教友们所说的念经,其实就是口祷而同天主说话,当真天主又真人的救主耶稣来到自己心中,又怎能不继续和他说话,倾诉心声,向他表示感谢、赞美、爱慕、愿意以爱还爱、以心体心,继续诵念与此相应的经文呢?
    常常批评别人“死念经,念死经”的传道员,他们的口号却总是“祈祷祈祷,越多越好!”同时在教唱或领唱歌曲时也总是唱保禄宗徒的那句语录歌:“应常欢乐,不断祈祷,事事感谢!”(得前5:16-18)不知这“不断祈祷”和“越多越好”与“死念经,念死经”的区别在哪里?难道和自己所唱所念相同的才是“活的”?难道别人念他们常念的、熟悉的、“传统的”经文就是“死念经,念死经”?
    传教主保小德兰未离开过修院就是靠着祈祷而成为传教主保的,算不算“死念经,念死经”?圣保禄宗徒曾说过:“栽种的不算什么,浇灌的也不算什么……而使之生长的却是天主”(格前3:6-7),也许天主因着别人的祈祷而感动了更多的人心,使其归返圣教,进入了上主的羊栈。那么我们随意批评别人对吗?那些行走不便、不善言辞、文化程度不高的老年人、终年卧床不起的病人,如果不“死念经,念死经”,又该做些什么?非要他们外出传福音、给别人宣讲吗?
    不管自己的动机如何,请不要让“死念经,念死经”的批评成为口头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