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旅程|北京天主教神哲学院避静有感——信仰的年轮

2017-10-25 07:10     阅读量:2928
文/启禄
我一想起你们,就感谢我的天主。(斐1:3)
 
我跪在教堂门口的石阶上,闭着眼睛,感受着膝盖下面坚硬的地面,有一点痛,一阵风吹过,我好像抓住了什么、明白了什么,是什么呢?
 
2017.10.14-15,国庆后的第一个周末,“天主教小助手”团队前往北京天主教神哲学院参加为期两天的周末避静,非常感谢修院精心的安排和招待,让我们有这样一次丰富的生活体验。
(安静的修院)
工作日里忙碌的我,一进入修院大门,就被这里的安宁、祥和所吸引,让我整个人都跟着慢了下来,木心在他的的《从前慢》里写到: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
大概就是这么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吧。
 
在这安静的两天里,有神父给我们上课,也有神师陪我们谈话。回忆过往种种,越发的感到天主对我深沉的爱。
 
我出生在教友家庭,年龄小的时候,也是一位热心教友。后来随着上学时间越长,对所谓的宗教信仰却越来越抵触。
 
机缘巧合,工作多年后,接触到一些很有学问、很有能力的人,见识到他们对信仰的执着和无私奉献,也切实感受到他们身上那因为信仰所带来的人格魅力。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愚昧无知,多么的井底之蛙。
 
重新开始追逐天主后,关于信仰的问题还是有很多,不过往往都能找到答案,这要感谢很多人对我的慷慨解惑,更要感谢天主上智的安排。我也在不断的探索中感到自己的生命越来越丰富,也越来越能体会到因为信仰带来的平安、喜乐。
(早祷后的圣堂)
然而信仰之路,曲曲折折,充满坎坷,当你满怀信心的敞开心扉去接受信仰、相信天主的时候,往往会碰到更大的阻力,让你怀疑天主。
 
正如朱杰神父去年圣诞节送给我们小助手的话:不要以为跟随基督会一帆风顺,事实上是越来越难,因为你离天主越近,就会离世界越远。
 
最近有些事情的结果发展的不太理想,心里虽然一直告诉自己“天主一直在陪着我,他不会亏待我”,但是对天主还是心生抱怨,这让我很质疑天主是否是善意的天主,是否是尊重人的天主,我开始跟天主讨价还价。
 
感谢天主的不离不弃,他不计较我的反复无常,愿意陪伴我,常常启示我、照顾我,给我安慰。
 
这次因为在修院避静,这个主日也就在修院参与感恩圣祭,也是我第一次在北京神学院参与弥撒,领圣体后,我站在教堂最后面,闭着眼睛跟耶稣说话,期望能得到一些什么。
 
教堂后面的门突然打开,大片的光猛烈的冲了进来,神父还在前面送圣体,很多人看教堂里面人实在是多,就跪在了外面的石阶上。
(食堂窗台的小鱼们)
我跪在教堂门口的石阶上,闭着眼睛,感受着膝盖下面坚硬的地面,有一点痛。一阵风吹过,觉得生命变得重了一些,好像是天主跟我一起跪在了地上,一起忍受着坚硬的地面。
 
我好感动,原来祂一直跟着我,痛苦着我的痛苦,烦恼着我的烦恼,开心着我的开心。
 
我像个扑进父亲怀里的孩子,心里涌现出久违的平安和踏实。
 
找神师谈话的时候,神师跟我讲说我们对信仰的追逐就像是拧螺丝,一圈一圈的,循环往复,每一圈感觉好像没什么变化,但这是一个深入的过程,信仰一定要划向深处
 
这让我想起一颗树苗要想长成一棵参天大树,需要经年累月的风吹雨打。春夏秋冬,月圆月缺,年复一年,好像没什么变化,但是你看那一圈一圈的年轮,不就是他们成熟的见证吗?
 
避静结束了,大家纵身一跃,又跳入了以前的生活,但是我想每个人都已经跟昨天的自己不一样了,我们会带着满满的收获翻开一页新的篇章。
(安静的修院)
刘神父给我们讲“悲剧而圆满的一生”,就像耶稣虽然悲剧的钉在了十字架上,但是却圆满的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我也忍不住的想问问自己和各位读者:“你的使命是什么呢?”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