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从《神的氛围》看德日进的灵修境界

2017-11-04 19:11     阅读量:1865
文/甘保禄神父
前言

《神的氛围》(The Divine Milieu)一书可以说是德日进神父(Fr. Pierre Theilhard de Chardin,1881-1955),这位集古生物学家、地质学家、神学家、哲学家、文学家于一身的法国耶稣会会士最有代表性的著作。该作品虽然篇幅不长,但却言简意赅、精辟准确地总结归纳出了基督信仰最核心的神学和灵修思想,而且是以散文诗的语言,通过说理、分析、批判、抒情等方式,将神与人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人与宇宙的关系以及整个宇宙和降生成人的耶稣基督的关系进行了全方位的观察。它不但是每个基督信徒应该认真阅读、深刻反省的题材,也是“所有爱好世界的人”在面对大千世界及个人生活中的困惑与挑战时,必不可少的指南针。
 
总体而言,《神的氛围》由四大部分构成:
(一)说明我们的积极行动是如何被神化(divinisation)的、(二)说明我们的被动接受和忍受是如何被神化的、(三)通过对第一和第二部分的总结来讨论基督徒的灵修、(四)阐述“神的氛围”究竟意味着什么。
      
(一)
在第一部分中,德日进首先指出了基督徒灵修思想和生活有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即因着“二元论”而形成的那种为了追求精神生命而轻视和贬低物质世界的错误观念。他分析说,当人们似乎不得不在朝拜神还是朝拜世界之间有所取舍时,就会出现三种不同的人生状态:1)为了纯粹的灵性生活,压抑并抛弃对物质世界的追求;2)在内在冲突的驱使下,干脆放弃福音教导,随感官的好恶生活;3)不想做过多的分辨和思考,得过且过、虚伪麻木。然而,这三种状况,虽然各不相同,结果却都差不多,那就是活不出人生真正价值和意义。鉴于此,我们应该追求第四种状态:使爱神和爱人世毫不矛盾地结合起来,二者相辅相成,实现融洽协调。
 
在基督信仰传统的灵修教导中,能把为世界和为神的努力奋斗不太矛盾地结合起来的纽带就是“意向纯真”或说“承行主旨”。然而,在德日进看来,这一纽带虽无可厚非,但却不完整,因为这并没有让人类的工作和努力本身也上升到“被神化”的高度,而这却是促成我们在开展人世行动的过程中达致圆满喜乐的根本原因。换句话说,除非我们坚信,我所做的一切,不论大小,都正在为建设一个永久性的东西而添砖加瓦,我无法开心地继续做下去。德日进以这样一个三段推论法说明为何人的行动本身是非常重要的:人的灵魂是为了神而存在,物质世界是为了人的灵魂而存在,所以,物质世界最终也是为了神而存在。而将这一切“连接”(link)到一起的,则是通过降生成人而临在于一切受造物中的耶稣基督。在这里,德日进还采用了“宇宙性的基督”(Universal Christ)这一称呼。鉴于此,人类为了世界的进步而不断进行着的一切行动和工作,乃是配合神来完成“神化”世界的努力,也使自己一步步走向“与神同化”的高度。也正因如此,真正的基督徒,在致力于改造世界、推动世界向前进步的同时,也会做到“超然物外”,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生命的终极目的何在、价值和意义何在。
 
(二)  
说明了人类积极的行动是如何被神化的,德日进在第二部分中接着分析说,那些我们不得不被动接受和忍受的东西也可以被神化。这样的东西包括促使我们成长、向上的力量,如许多超出我们个人掌控和想象,但却无时不刻养育我们、扶持我们、吸引我们的那些“能量”,也包括遏制我们前进甚至拉扯我们倒退的力量,如各种不幸、灾难、衰老、死亡等。对于前者,我们也许不难理解和接受,但对于后者,这关于人类自古以来就百思不得其解的“神为何容许邪恶存在?”的问题,就不容易理解和接受了。面对这样的困惑,德日进首先提醒我们,包括人类在内的任何受造物,都只是参与到天主漫长而又复杂的“创化工程”中的“已经但尚未完成”的存在。在迈向“完成”的旅途中,生老病死、迷茫挣扎乃自然而然的过程和现象。但神的旨意和计划却借着耶稣基督的降生、成长、受难、死亡、复活清晰地告诉我们,祂同整个受造界一路走来,以“身临其境”的方式,帮助我们勇敢地去面对各种挑战和阻力,克服邪恶、战胜死亡,最终与祂完全地“合一”。这样的神学和灵修,绝非坐以待毙的“宿命论”,恰恰相反,它是催人奋进、积极有为、成己成人的生命号角,也是在“战斗”结束后,回到“神的怀抱”中寻找安慰和力量的道路与途径。   
       
(三)
紧接着对神是如何在我们生活的主动和被动两方面进行“神化”作用的分析与讨论,德日进在这里稍作停顿,对第一和第二部分的内容做一总结,同时也从三个方面对基督徒灵修加以进一步的阐释:1)对现世的执着与超脱;2)十字架的意义;3)物质的精神能。
       
对现世的执着与超脱在德日进看来不但不对立矛盾,反而是“同一个过程的两个阶段”,因为人在达到与天主合一的目的之前,他/她首先必须先成为完整的和更好的自己;为了实现这一前提基础,人必须要认真执着地参与到与现世生活有关的各个领域中去,而不是以消极厌世的态度来抑制个人发展甚至损害自己。然而,无论做什么,最终的目标却始终是与万物出发点和终极点的神“合一”。
       
针对基督信仰的核心标记十字架,德日进惋惜地指出说“十字架常常被视为悲伤、限制和压抑的象征,而不是我们通过自我超越来达到的崇高目标而予以敬仰和朝拜。”耶稣被钉十字架上即是一个历史事件,也是一个象征,它邀请我们沿着一条上坡路勇敢地走向一切受造物可到达的巅峰,而这一过程,就是与各种阻力和障碍作斗争,也是与支撑着我们一路走来的物质世界最终说再见的过程,痛苦是免不了的,但光明和希望却在前面向我们招手指引。
       
最后,德日进再一次为被“误解”且“贬损”了的物质打抱不平。他首先坚决摒弃那种将物质和精神、身体和灵魂、善与恶明确对立起来的“二元论”,同时也认为物质不但是助人走向神的那个“斜坡”,而且认为在所有物质中,都含有一定量的精神能。最终有一天,所有物质内可以被“灵化”的元素都将被纳入灵魂,一切生命的活力都将被“提炼出来”。那一天不是别的,乃是“主光荣来临的”日子。
 
(四)
到底该如何领会“神的氛围”呢?“神的氛围”有哪些特点呢?在第四部分中,德日进强调说,“神是无所不在,处处都在的”,这就意味着,在一切受造物中都有神的实体临在。他打比喻说,一块镜子在没有打碎前会映照出同一个太阳,但若将其打碎后,每一个小碎片映照出的也还是那同一个太阳。鉴于此,虽然在人看来,神的临在似乎多的无法计数,但却有一个可以将一切统御起来的凝聚力,而正是这一既可以无限宽广,又自成“一”体的特质,促成了整个宇宙,特别是我们人,在其“氛围”内展现出丰富多彩又紧密相联的存在状态。
       
德日进在此特别说明,与简单的“泛神论”不同的是,我们在如此广大的“神的氛围”中存在,不但不会被忽视甚至在最后被彻底吸收殆尽,反而会在与神实现“合而为一”的极致中达到个体最大的圆满。所有这一切的基础、过程和结局,都借着“道成肉身”这一基督信仰所宣讲的核心奥秘而变得具体可行、有形可见,而我们所有的生活与行动,也都是在继续构建并完成基督的奥体。这一参与和建设的过程,不但需要我们以“纯洁的心态”、“坚定的信念”和“忠于职守”来完成,而且也必须将“成全自己”和“成全他人”有机地结合起来,但“成全自己”始终是每个人义不容辞的首要任务。
       
在第四部分的最后,德日进也谈到了基督信仰或其它信仰中都有的“地狱”问题,或按德日进个人的话,那些有可能选择“与神合一”背道而驰者的结局问题。在德日进看来,即使有人因“堕落”或因“不回应爱的召唤”而丧亡,也不会妨害到在“神的氛围”中最终会发生的“大圆满”,而且,就像深渊的存在是为了衬托出山峰的高耸,“地狱”的存在也只是为了让人看出“天堂”的美好,绝非让某个“受诅咒者”永世不得翻身的地方。简言之,德日进认为,在“神的氛围”中,绝不容许任何“有灵之物”永远地丧亡、消失、受苦……
 
反省和结语
将《神的氛围》翻译为中文的郑圣冲神父,在其《初版译序》中这样写说:“这是一部关于灵修生活理论的新著,书中对某些已失效的说词或经常被现代人误解的观念重新估价,必要时加以实质性的纠正。对强调人格发展、现世价值、大地建设,看来特别亲切,同时也给现代人指出神秘生活稳固的基础,它的要求和它的活力所在。”而这也正好是本人在阅读和默想该著作过程中的切身感触。多年来的牧灵和福传经验告诉我,不但许多基督徒们对自己的信仰、灵修和生活会产生与福音真理背道而驰的理解与实践,而且也让他们周围的非基督徒们难以理解和接受。最后的结果是:本该是整个人类,甚至是全世界的“好消息”,却成了让许多基督徒苦不堪言,又让许多非基督徒避之唯恐不及的沉重负担。这一点,德日进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就已经敏锐地觉察到了,正如他在第一部分中所说的那样:“现代人对基督宗教的反对和不信任使得教会对整个人类的影响力大大削弱,而其中的原因并非历史或神学方面的难题,而是他们怀疑我们的宗教使信徒变得没有人性。最优秀的非基督徒认为,基督信仰之所以不好或低劣,是因为它不但没有带领信徒迈向超越人的能力的境界,反而使他们偏离人性并误入歧途。它不但没有使信徒走入人群,反而使他们从人群中孤立了起来。它不但没有使他们投身于人类共同的职责,反而使他们变得漠不关心。因此,它不但不能提升他们,反而使他们萎缩并背离本性。”
       
正是出于对这一不幸现象的关切和焦虑,德日进写了这部“献给所有爱好世界的人”的著作。他的思想让我们今天能够对许多貌似难以理解的圣经章节,如《若望福音》中经常出现的“我与父原是一体”(若10:30)、“到那一天,你们便知道我在我父内,你们在我内,我也在你们内”(若14:20),《默示录》中的“我是‘阿耳法’和‘奥默加’,最初的和最末的,原始和终末”(默21:6;22:13),保禄书信中的“祂(耶稣基督)是不可见的神的肖像,是一切受造物的首生者……一切都是借着祂,并为了祂而受造”(哥1:15-16)等,恍然大悟。与此同时,如此深邃但又切实可行的神学与灵修观念无疑也影响到了的数十年后召开的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的思想和精神,《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Gaudium et Spes 就是具体的例证。然而,毋庸讳言的是,尽管《神的氛围》发表将近九十年了,但许多基督徒和非基督徒们对它的了解却十分有限。而今,随着圣神在教会与社会生活中不断地推动、更新和圣化,德日进的思想也正在如一缕阳光破云而出,照耀着我们更清楚地感触到无处不在的“神的氛围”,携同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勇敢地迈出坚实的一步,投入那正在“奥默加点”(Omega-Ω-point)向我们微笑招手者的圆满无缺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