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第42届亚洲夫妇恳谈会现场采访

2017-09-13 14:52:36   采访/孔喜慎 翻译/伊倩  阅读量:233

中国“夫妇恳谈”主席神父高养宏:


    2005年,受上海陆裕春神父邀请我参加了第一次“原始周末”。当时我并不知何谓“原始周末”,认为就是一个小避静。
    当学习进行到“沟通”的环节时我深有感触。在这里,大家都能够真实地分享生活,沟通感受,这也是最能打动人心的。此时我对“夫妇恳谈”有了初步认识。
    有一次,上海教区的“夫妇恳谈”团体在开会的时候,我作为旁听者说了一句:“你们既然认为夫妇恳谈很好,为什么不把它当成事业去干呢?”半年之后,我又参加了“更深周末”,收获颇丰。因为没有别人,我自然而然地就负责起上海的“夫妇恳谈会”。当时我的一个想法就是:“让夫妇恳谈会活下去”。
   2008年,我正式被选为上海教区“夫妇恳谈”主席神父。自此,上海教区的“夫妇恳谈”正式按规则运行。定期举办“月会”“分享”“对话”等活动。其中的“月会”让我感受到“夫妇恳谈”好似心灵家园,在这里大家亲如兄弟姐妹,坦诚开放,真诚分享,神父与夫妇们的亲切之情给人一种安全感,每月的聚会成为了我们的渴望。
    2012年,我被选为第三任中国“夫妇恳谈”主席神父。2014年,我们继续连任,今年是任期最后一年。
    在“夫妇恳谈”的服务和参与经验中,让我的铎职生命有了重大转变。我现在仍然清楚记得原始周末让我开始学着平衡自己的情感与理智,10多年的服务,让我的铎职生命越来越丰富。以前我是一个比较理智的人,经常忽略自己和别人的情感,一些不正确的观点束缚了自由。有些神职人员年龄越大越古怪,原因之一也许是因为太理性。
    在“夫妇恳谈”的分享中,我可以向天主和夫妇们敞开心扉,坦诚分享,尘封内心的情感获得了释放,情感越来越成熟,生活越来越轻松,生命越来越喜乐。
    作为“夫妇恳谈”的主席神父,尤其作为中国“夫妇恳谈”主席神父,在管理方面深具挑战,例如:夫妇关系的不和谐,由此给团体带来伤害;地方团队的所有问题有时需要我来处理。一个好的团体,不仅每一个成员都是好人,而且彼此的关系也是必须和谐的。因此,为了使他们不断地进步,为了使团体更好地发展,我必须耐心且又智慧地引领他们,这是对我个人素质的考验,因为我既不能指责又不能放任,知道谁错在哪,又不能直接戳破,想让他们都是完美的,又必须包容他们的缺点,但同时引导他们自我反省,只有让他们发现自己的问题时才能解决问题,这些都需要天主赐予智慧。
    为了更好地发展“夫妇恳谈”,我压力很大,如何给大家一个朝正确方向发展的理念尤为重要,如果领导思想不走在前面,团体无法发展。作为“主席”神父,仅靠我个人力量无能为力,我每天都会把这些问题在弥撒中祈祷交托,等待恩赐。我为此所做的一切,只为把“夫妇恳谈”做好,让更多的夫妻更加和谐,让更多的家庭充满幸福,让各地教会因着每对夫妻和每个家庭的改变而更加充满活力,见证福音。
    从修道人的角度来说,我个人的经验认为,参加“原始周末”就如同跟天主重新谈恋爱。“神学院”是修生们跟天主谈恋爱的地方,但有些修道人却把修院看成了知识的学堂。6年毕业后,满腹经纶,与主陌生,情感封闭。如果一位神职人员的情感没有正确的疏通渠道,很容易找负面出口,释放情感。如果修道人参加“原始周末”,这样的学习很容易让人向天主开放,向自己的弟兄开放,掌握沟通技巧,学习处世之道,非常有助于身心灵整合,让修道之路越走越轻松。
    今年我去一个避静院参加避静,正遇上200多修女在同一地方举办年度大避静。在散步的时候,我看到95%的修女面带愁容,令人费解。期间一些修女找我办告解以及谈话,于是我问:“为什么这么多修女的脸上看不到笑容。”“我们怎么微笑?”修女的回答让我深感意外。2016年,我到奥地利参加一个隐修院“白冷会”(奉圣母为主保),那里的修女们个个笑容满面。她们说:“我们的一个理念是:把天堂上圣母的喜乐带到人间。”两种现象作比较,我得出一个结论:“修道人不快乐,就是修得不成功。”面对这种现象,参加“原始周末”以及后期的培育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给自己一次改变的机会。我经验到:“如果修道人认真参加“原始周末”和后期培育,收获不亚于夫妇们。”
不久的将来,我即将卸任中国主席神父的职责,以后我还会在辅导和分享上继续为“夫妇恳谈”做贡献,只要有需要的地方,我会全力以赴。

中国“夫妇恳谈”主席夫妇贺永明 计燕萍:

    丈夫:2004年,受徐文州神父邀请我参加了上海第一期“原始周末”。当时只是出于不好意思拒绝,同时也想去佘山朝圣,此动机成就了这次学习。
    妻子:当时我们的婚姻关系已出现裂痕,难于沟通、彼此冷漠、经常吵架,互不接纳。如此背景下,突然受到神父的关怀,内心倍感温暖。同时也想,这样的机会能多一些时间跟丈夫在一起,希望借此改善我们的关系。
    丈夫:通过“原始周末”的学习,让我有了意外的收获。之前,我把朋友放第一位,其次是孩子,最后是妻子。因此除了上班,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朋友应酬上,或者忙碌于教堂事务,基本不顾及妻子,很少时间陪她,晚上妻子经常接到我的电话:“今晚不回家了。”
    通过学习,我明白了,妻子应占据我生命中的优先位置。耶稣说:“你们要离开父母,二人成为一体。”透过其中的写情书、对话、聆听等,让我对妻子有了更深的了解,明白了她的需要。自此,我推掉了很多不必要的应酬,如无特殊情况,每天下班后,我都会早早回家,买菜做饭,等她回来一起用餐,更多的时间陪伴她。晚上我们一起祈祷,读圣经,主日天一起去教堂参与弥撒。
    妻子:在参与的过程中,分享夫妇的分享内容深深打动了我,尤其分享他们如何在婚姻生活的风雨中拨云见日,沐浴阳光,享受温暖,让我倍受鼓舞。我问自己:“他们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通过其中的写情书、对话等环节,我感觉又回到了我们的初恋时光,非常甜蜜。我发现,他还是爱我的,他的爱也唤醒了我心中的情。但是,这种感觉并没有带来立时的改变。真正让我有所改变的,是后来的彩虹桥和恩爱圈,而且这种“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我和丈夫的性格差异很大,以前我总想让他按着我的思路走,认为各方面他都不如我。他做的不好的时候,我对他的态度会很差,看不惯他。那时我的灵性生命也很脆弱。
    通过“夫妇恳谈”的学习,以及“恩爱圈和彩虹桥”的聚会分享,我懂得了换位思考,开始考虑丈夫的需要和感受,去尊重他。他在原生家庭受伤很深,他需要被尊重,而且他对我的一些伤害,也受他家庭背景的影响。因此,在有歧义的事情上,如无重大影响,我会顺服他。在他做的不好的时候,我开始积极地回应他,与他沟通交谈。
    2005年,我们被选为宁波“夫妇恳谈”主席夫妇。2013年被选为第三任中国“夫妇恳谈会”主席。期间,在我们写分享稿的过程中感受很深,收获颇多。认识到很多时候其实是我自己的问题。令我感触最深的是:以前,我总想去改变他,学习后却改变了自己。任何时候,最重要的是改变自己。在担任“主席”的过程中,也提升了我的灵性生命。不过“改变”一直在路上,一直在努力中,走向完美是一辈子的事。
    丈夫:在担任夫妇恳谈“主席”的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很多挑战和诱惑,例如:做决定时意见分歧、不能常时间陪父母、由于经常请假,单位领导态度不好等。为了做好夫妇恳谈的“主席”角色,我们需要大量的时间服务有关工作。所有假期和休闲时间都不够用,经常在上班期间找理由跟单位领导请假,因此,我在单位的工资是最低的。不仅如此,领导对我的态度也极为不好。面对这些,开始时心里很难受,特纠结。但是当我看到很多夫妇破镜重园、重新恩爱、走向天主的时候,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心甘情愿少挣钱,毫无野心去升官。
    2015年11月4-8日,我和妻子正在献县举办“夫妇恳谈”。临行前,我看过病中的母亲后就起程了。但是,做梦也没想到,服务期间,我突然接到电话:“妈,去世了。”这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把我击蒙了,我直接去了殡仪馆。当见到母亲僵直地躺在水晶棺里的那一刻,内心的感受无以言表,笔墨难书。没与母亲见上最后一面,没说上最后一句话,在母亲生命末刻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在服务“夫妇恳谈”的路上,遗憾的烙印深刻心中,母亲也在遗憾中永别了我这个儿子。那一夜我彻夜未眠,虽然深感遗憾,但我无怨无悔,相信母亲会理解我,天主会懂得我。
    妻子:2005年我们担任宁波“夫妇恳谈”的主席时,我们唯一的儿子只有10岁。当我们外出服务时,就把儿子一个人丢在家中,内心的牵挂和焦虑之情,至今难忘。2013年担任中国“夫妇恳谈”主席后,几乎所有假期和休息的时间都在为“夫妇恳谈”奔波。不仅如此,我们还经常在上班时间请假,所以,我也是拿工资最低的一个,而且每次请假,领导都很不高兴。有一段时间我很纠结。但是,当我看到有些教外的妻子或丈夫通过参加我们的“原始周末”而加入了教会,很多分裂的家庭恢复和谐时,我特别开心,感觉所有付出都有了永恒价值,再苦再累也值了。因此,我宁愿厚着脸皮去跟领导请假,也要把“夫妇恳谈”做好,这是使命,也是责任。
    但在我们服务的过程中,黑暗势力也很大,每次做大的决定之前,我们俩常是意见分歧,甚至争吵,但在天主恩宠的助佑下,他每次发脾气我都不生气,内心很平静,最终我能放下自己的意见,不再问,他为什么不能变成我心目中的样子,而是求同存异。
    采访接近尾声时夫妇俩一致表示:虽然今年我们将卸下“夫妇恳谈”的主席职务。但我们会继续服务每一个需要我们的地方,只要有邀请,我们就会去。以后,我们还是会把时间和精力主要放在“夫妇恳谈”的培训和分享上。

左高养宏神父,右贺永明计燕萍夫妇

亚洲“夫妇恳谈”主席神父Fr•jun

    我参加夫妇恳谈会是为了提升自我的灵修,更好地去实践我对天主子民的承诺。同时我对于家族牧灵特别感兴趣,因为家庭是生命的圣殿,是爱的摇篮。 
    你也许好奇,作为一位神父在”夫妇恳谈“里的角色是什么?夫妇们在参加夫妇恳谈时彼此向对方承诺一生相守,同样,我也承诺将我的一生献给天主的子民。我渴望与天主子民建立更深的关系,与夫妇渴望彼此建立更深的关系同等重要。对于神父和修女而言,参与夫妇恳谈是一个让我们认识自我、找到自我,探索如何与人或与团体更好地交流,以及如何加深彼此的关系。也是一个机会让我们近距离地看见,甚至了解现今社会夫妇关系的挣扎和喜乐,也发现婚姻和神职生活的相似点。
    亚洲“夫妇恳谈“主席团的责任很大因为全亚洲都是在它的责任范围内。在我被选为亚洲主席神父后,我问自己:我能以开放的心,去了解亚洲各种不同文化里婚姻和神职的复杂性吗?我有足够大的胸襟,以至于可以用怜悯与爱来包容亚恳所有成员吗?特别是那些有着不同文化,语言和性格的成员。我有足够的意志和耐力来承受因担任亚恳主席的责任所带来的压力吗?最后有两个因素帮助了我在困难中承担起了这个责任和使命。第一,我相信既然天主给了我这份工作,他就会赐给我足够的恩典去完成它。第二,是普世夫妇恳谈会的团体和我所隶属Dumaguete教区的主教和朋友们给了我大力的支持和鼓励。非常感谢他们!

亚洲“夫妇恳谈”主席夫妇Aki•Ake

    妻子:我们婚后3年,为了提升我们的婚姻质量,我们做婚前辅导的神父建议我们参加“夫妇恳谈”。此时我们的夫妻情感已非常淡漠。我发现,婚前与婚后,我对丈夫的期待不同了。丈夫很少时间或机会与我聊天交谈,让我深感孤苦。当神父邀请我们时,我期待这是一个重燃我们爱情之火的机会。
    丈夫:在为我们做婚前辅导的神父的建议下,我参加了第一次“夫妇恳谈”。我渴望在这样的一个学习中,能够有助于我与妻子的关系修复。
    妻子:通过“夫妇恳谈”的学习,我开始对丈夫表达我的爱和感受,遇事能够心平气和地他沟通,并一起在祈祷中去寻求天主的旨意。
    丈夫:参加了“夫妇恳谈”之后,我学会了以对话的方式,深入地与妻子沟通,自然地对对妻子表达我的感受和聆听她的心声。由此我们的关系逐渐好转。同时我更清楚地认识了天主的爱,天主在妻子的生命内,他也在我内,他临在于我们中间。
    妻子:在担任亚洲“夫妇恳谈”主席夫妇期间,我们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和精力在服务上,但我并不认为这是牺牲,当我们与人分享我们所拥有的时候,我们感觉到的是一种分享的喜乐。
    为我来说最我的困难是“时间”。7年来我们把所有的假期都用来参加亚恳,周末也常常需要为“夫妇恳谈”服务。使得我无法与丈夫单独相处,这个牺牲是我最大的挑战。虽然我们一起为“夫妇恳谈”工作,但这和我们两个人的相处是有所不同的。另一方面,与别人相处也是一种喜乐。因此,有时我觉得两方面难以取舍。但是最终我会选择天主的更大光荣。
    丈夫:作亚洲“夫妇恳谈”主席,牺牲一些东西,对我而言是一种喜乐的奉献,即使有时会受到伤害。作为日本国家主席时,我们用6年的假期参加亚恳会议。现在当选了亚恳主席,又将有3年的工作。因此我向老板提出减轻工作量的要求,这样,我可以早一点回家。我也因此牺牲了一部分的收入,但我认为“爱”是完全的,需要持续到最后。愿天主借着我们的牺牲受到光荣。

左Fr·Jun神父,右Alphonsus&CyrineGregory夫妇

新加坡夫妇Alphonsus&CyrineGregory

    妻子:我们12年的婚姻生活,平日的谈话内容,除了孩子就是工作。从不聊有关我们自己的事。我希望通过参加“原始周末”,能够让我们降至冰点的爱情重新生温,回到我们初恋时的幸福时光。    
丈夫:参加夫妇恳谈之前,我们经常为一些事情争执不休,从而造成彼此的伤害。我希望“夫妇恳谈”能够提供给我们一些停止争吵和互相伤害的方式方法。
    妻子:通过学习,现在我和丈夫彼此向在对方开放,敢于分享以前不愿意面对的问题,同时也能心平气和地一起做决定。这样的方式让我们夫妻重新迸发出了爱情的火花。
丈夫:参加“原始周末”之后,我更加了解了妻子,重新爱上了他,甚至超过了初恋时的爱。同时我也了解到,需要改变的是我自己,而非妻子。自从那个“原始周末”之后,我们的婚姻质量不断地提升。    虽然我们还是会有争执和受伤的时候,但是我们学会了互相原谅,掌握了沟通技巧,不会再僵持,不会再冷战。
    妻子:作为新加坡“夫妇恳谈”的主席夫妇,我需要牺牲自己的时间,无法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无法和朋友出去喝茶聊天。我花很多时间去和其他夫妇见面,或计划团体活动等等。虽然如此,但我很高兴与丈夫一起服务,一起光荣天主。在一起服务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增进我和丈夫之间的关系。我们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也更要仰赖天主的带领,使我们能成为“夫妇恳谈”的灯塔。我们不仅为了彼此,也为了他人而愿意变得更好。
    丈夫:自从担任了新加坡“夫妇恳谈”的主席夫妇之后,我们牺牲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几乎每天晚上我们都在讨论“夫妇恳谈”事宜和发展计划。我们也时常与主席神父Fr. Bruno交谈商讨。每个月要与理事会夫妇商讨“夫妇恳谈”的活动,例如:避静、培育、晚会、各种有趣的社交活动,以及计划“原始周末”等。但是这一切的付出都是心甘情愿的,愿意把我们经验到的,传递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教友家庭提升婚姻的质量,为主作光作盐。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当看到我们的汗水浇灌出和谐幸福的婚姻花朵时,我们心乐开了花。

右Alphonsus&CyrineGregory

韩国夫妇Hong-ki,kim&Gye-Jin,Choi

    妻子:受我们教堂一对参加过“夫妇恳谈”的年长夫妇的邀请,我们第一次参加了“原始周末”,这对夫妇相亲相爱、相互尊重的幸福让我羡慕至极,因此,我邀请我的丈夫和我一起去参加,希望我们的夫妻关系有所改善。
    丈夫:我们教堂里的这对夫妇家庭和睦,生活幸福,引起了我对“夫妇恳谈会”的好奇心。于是我和妻子参加了第一次原始周末。
    妻子:参加“原始周末”之前,我只关心、考虑自己,执意自己的想法。“原始周末中”的“对话”环节让我更加了解了丈夫心意,懂得他的处境,理解了他的想法。于是,再遇到问题时,我学会了换位思考。当我放下自己,顾及丈夫的时候,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
    丈夫:“夫妇恳谈”成为了我生命中的一个重大转折点。首先,我对天主的爱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体验。其次,我们的夫妻关系有了质的飞跃。参加之前,我以自我为中心,参加之后,我以我的另一半为中心。我们的“每日对话”,让我们能够在和谐的状态下,达成一切有关家庭生活的决定。同时,我们经常分享彼此对天主“爱”的理解。是我对天主“爱”的认识,改变了自我,当我改变时,妻子也改变了。
    妻子:我很荣幸被选举为韩国“夫妇恳谈”的主席夫妇。感谢天主将我包容在他的爱内。
丈夫:我感谢天主拣选我作他的工具,为“夫妇恳谈”服务。在服务的路上,虽然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但我们与天主同行的过程中,对我而言,那不是牺牲,而是一份恩赐。不仅让更多的夫妇提升了婚姻生活的质量,同时也让我得以和妻子共融。因此我心怀感恩,努力前行!

右Hong-ki,kim&Gye-Jin,Cho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