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哀歌 第四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抚今追昔忧国忧民

1怎么!黄金竟暗淡无光,纯金竟变了色!圣所的石头都散乱在街头!2熙雍的子女,原比纯金尊贵,怎么现在竟被看作瓦器,被看作陶人的出品!3豺狼尚且露出乳房,哺养自己的幼儿;我的女儿──人民,竟然残暴不仁,好似旷野中的鸵鸟! [注1] 4婴儿的舌头,干渴得紧贴上颚;幼童饥饿求食,却无人分给他们。5昔日饱享山珍海错,今日竟饿死街头;一向衣饰华丽,而今却满身粪土。

6我的女儿──人民的罪罚,比索多玛的还重,索多玛顷刻间倾覆了,并非假手于人。 [注2] 7昔日,她的少年,比雪还洁白,比乳还皎洁;他们的皮肤,比珊瑚还红润,他们的身体好似一片青玉。8而今,他们的容貌,比炭还黑,在街上已辨认不出,皮包骨头,枯瘦如柴;9死于刀下的,比死于饥饿的,即因缺乏田产,日渐衰弱而死的,更为幸运。10柔情的妇女竟要亲手烹食自己的子女;在我的女儿──人民遭受浩劫时,子女竟成了母亲的食物。 [注3] 11上主大发震怒,倾泄了他的怒火,火烧熙雍,焚毁了他的基础。12地上的君王和世上的居民,谁也不相信:仇敌能进入耶路撒冷的城门。

不义首领遭受惩罚

13这是由于她先知们的罪恶,和她司祭们的过犯:他们在城中心,倾流了义人的血;14他们身染血污,像瞎子一样,徘徊街头,叫人不能触摸他们的衣服。15"不洁!退避!”人们喊说:“退避!不可接近!”如果他们逃亡,漂流异邦,异邦人又说:“不要让他们留居此地。” [注4] 16上主的怒容驱散他们,不再垂顾他们;人也不再尊敬司祭,不再敬重长老。

17我们还在望眼欲穿,幻想着我们的救援;我们仍在瞭望台上,期望着那不能施救的异邦。18敌人正在追踪我们的足迹,阻止我们在街上行走;我们的结局已近,我们的日子已满;的确,我们的终期已到。19追捕我们的人,比凌空的飞鸟还要快速;他们在山上搜索我们,在旷野里窥伺我们。20连我们的气息──上主的受傅者,也落在他们的陷阱中:我们原希望在他的福荫下,生活在异邦人中。 [注5]

21住在胡兹地的厄东女郎!你欢欣喜乐吧!苦爵也要轮到你喝;你将要醉倒,而赤身裸体。22熙雍女郎!你的罪债已经偿还,上主不再使你流徙;厄东女郎!他必要惩罚你的过犯,揭露你的罪恶。 [注6]


  1. 关于鸵鸟,见约39:13-19。  [继续读经]
  2. 索多玛受的惩罚虽重,顷刻即过,容易忍受(创19: 24-29) , 而耶路撒冷城受的罚,是受敌人的长久折磨,反不易忍受。  [继续读经]
  3. 参阅列下6: 26-30; 则5: 10。  [继续读经]
  4. 15节颇难解释,大意是说:流无辜之血的先知和司祭,好似患癞病的人(肋13: 45) ,自己高呼“不洁”,叫人回避。耶路撒冷的首领都因不义而成了不洁的人,遂遭世人唾弃。  [继续读经]
  5. “气息——上主的受傅者”,指示君王,更具体地是指耶苛尼雅君王。见耶52: 7-11; 撒上2: 10。  [继续读经]
  6. 厄东人民曾因协助巴比伦军队攻击犹大,而获得暂时的安宁;但最后也受到灭亡的苦痛,受了天主正义的处罚。参阅耶25: 15-29; 咏137: 7; 依34-6; 北。  [继续读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