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 格林多前书 第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致候与感谢

1因天主的旨意,蒙召为耶稣基督宗徒的保禄和索斯特乃弟兄,2致书给格林多的天主教会,就是给那些在基督耶稣内受祝圣,与一切在各地呼求我们的主,亦即他们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之名,一同蒙召为圣的人。3愿恩宠与平安,由我们的父天主和主耶稣基督赐给你们。4我时时为你们,对天主在基督耶稣内所赐与你们的恩宠,而感谢我的天主,5因为藉着他,你们在一切事上,在一切言论和知识上,都成了富有的;6并且我为基督所作的证言,在你们中是这样的坚定,7以致你们已不缺少任何恩宠,只待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出现;8天主必要坚固你们到底,使你们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日子上,无瑕可指。9天主是忠信的,因为你们原是由他所召,为同他的圣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合而为一。 [注1]

斥分党派之不当

党派使教会分裂

10弟兄们,我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之名,求你们众人言谈一致,在你们中不要有分裂,但要同心合意,全然相合。11因为,我的弟兄们,我由黑罗厄的家人听说你们中发生了纷争。12我的意思是说,你们各自声称:我是属保禄的,我是属阿颇罗的,我是属刻法的,我是属基督的。13基督被分裂了吗?难道保禄为你们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吗? [注2] 或者你们受洗是归于保禄名下吗?14我感谢天主,除了克黎斯颇和加约外,我没有给你们中的任何人付过洗,15免得有人说:你们受洗是归于我的名下。16我还给斯特法纳一家付过洗;此外我就不记得还给谁付过洗了。17原来基督派遣我,不是为施洗,而是为宣传福音,且不用巧妙的言辞,免得基督的十字架失去效力。

十字架大显天主的德能

18原来十字架的道理,为丧亡的人是愚妄,为我们得救的人,却是天主的德能,19因为经上记载:“我要摧毁智者的智慧,废除贤者的聪明。”20智者在哪里?经师在哪里?这世代的诡辩者又在哪里?天主岂不是使这世上的智慧变成了愚妄吗?21因为世人没有凭自己的智慧,认识天主,天主遂以自己的智慧,决意以愚妄的道理来拯救那些相信的人。22的确,犹太人要求的是神迹,希腊人寻求的是智慧,23而我们所宣讲的,却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这为犹太人固然是绊脚石,为外邦人是愚妄,24但为那些蒙召的,不拘是犹太人或希腊人,基督却是天主的德能和天主的智慧:25因为天主的愚妄总比人明智,天主的懦弱也总比人坚强。

26弟兄们!你们看看你们是怎样蒙召的:按肉眼来看,你们中有智慧的人并不多,有权势的人也不多,显贵的人也不多;27天主偏召选了世上愚妄的,为羞辱那有智慧的;召选了世上懦弱的,为羞辱那坚强的;28甚而天主召选了世上卑贱的和受人轻视的,以及那些一无所有的,为消灭那些有的,29为使一切有血肉的人,在天主前无所夸耀。30你们得以结合于基督耶稣内,全是由于天主,也是由于天主,基督成了我们的智慧、正义、圣化者和救赎者,31正如经上所记载的:“凡要夸耀的,应因主而夸耀。” [注3]


  1. 保禄在信首致候与感谢辞内,就已说明本书信的主题和中心思想:即基督妙身的教会是至一、至圣、至公的,这道理已说明教会中分党分派是多么不当(1:10-4:21)。  [继续读经]
  2. 格城教友分党分派的起因,似乎是由于保禄的同伴阿颇罗(16:12)来此宣讲的缘故(3:5),因为阿氏才学出众(宗18:24-28),格城信友又喜爱“寻求智慧”,且分外重视“巧妙的言辞”(1:17-22),遂对阿氏推崇备至,甚至有人以他的宣讲远超保禄“十字架的言论”,因而产生了阿颇罗派;但大部分教友,尤其那些最早归化的穷人(1:26-28),仍完全依附保禄。他们中可能有些人曲解了保禄所讲的“福音自由”,或过度倡言法律已经废除(9:20、21,6:12,10:23),因而产生了拥护保禄的一派。伯多禄(刻法)派,可能是来自巴力斯坦的一些犹太教友,他们似乎对保禄的宗徒职权有所怀疑(9:1-3,15:8-10),因而自立门户,另组伯多禄(刻法)派。此外,另有一般教友自鸣清高,不愿隶属任何宗徒,遂以自己独属基督而自豪(格后10:7,11:4、23);这般人可能即是日后在格城与保禄作对的犹太主义保守派(格前4:18-20;格后10:9-11)。保禄为平息教会内的党派之争,说明只有基督以十字架上的死亡,赚得了他所救赎的人类(13节);那么一切信友都只有归属他,赖唯一的洗礼隶属于他的名下(12:23;弗4:5)。  [继续读经]
  3. 十字架的“愚妄”和“懦弱”,正是天主救世机密(2:7),告诉人类不能靠自己理性的智慧获救,必须有赖于信德,即应谦逊接受人视为“愚妄”的福音(罗1:17,3:21-4:25)。19节见依29:14;31节见耶9:22、23。  [继续读经]